“武落钟离草木森,山是翠雕湖是盆。白虎堂追巴务相,向王庙祭土家魂”。恩施文化起源于廪君,从此有了鄂西民族的传奇与神秘。这是一首腐朽的史诗,一记飘摇的年华,浮生如斯,阡陌世界,千山托起片片流云,纯洁静静,流连忘返,不懈于情思,渐渐的脚步,一座城,既是昨日的见证,也是今日的记录,山高水远,自有无穷魅力。

恩施,湖北西部,巴楚相交。一个士家族苗族自治州,土家、苗、侗等二十多个少数民族世代聚居,春有“小仙本那”,夏为“世界凉都”,秋誉“南方喀纳斯”,冬则堪比“中国版阿尔卑斯”;恩施被誉为中国最年轻的自治州,原始淳朴的自然仙乡,上古巴文化发源地,世界文化遗产旅游地。

山的尽头,瞥见一世的繁华,那是永远的,因为你会看到在千山绿水间,恩施,就卧在那平坦的大山之间。站在蜿蜒起伏的大山之巅,俯首尽览这个美丽的城市,一条条街道被绿树环抱,一座座大厦被翠草包围,一条清江河映衬于千山绿水之间,一天的蓝,一地的绿,一幅春江美景,增添了这座年轻美丽的城市的魅力。

西兰卡普,沉睡在乡野,他却走出了国门,简简单单却是一种遗产,哭嫁歌,幽咽声声漫,却是恩施人的一道风景;合渣,一道普通的食物,但是只有恩施才有。大山脚下,许许多多的特色与民族文化尽显土家儿女的别样繁华,那是情的浓,那是心的温,种种特色,种种美食,丝丝情感,无不映衬了土家儿女对美好生活的激情与向往。十八弯的山路,每一条都通向秘境深处,水上栈道将人们带进山水深处,深山里最高的铁索桥览尽四渡河周围的崇山峻岭……

恩施:藏在湖北的深山秘境
“施南第一佳要”摩崖石刻

大山脚下,许许多多的特色与民族文化尽显土家儿女的别样繁华。

恩施:藏在湖北的深山秘境
长江魂(神农溪纤夫)-戚建华

神农溪的纤夫是神农溪上的另一道风景线,粗犷、原始、野趣、纯朴、憨厚。

恩施:藏在湖北的深山秘境
坪坝营风光(恩施咸丰)- 卢发明

十月的恩施就像一幅幅从油画中走出来的美景。山坡、树林、河流和草地都被秋天一一拂过,沾染上深深浅浅的秋意,带着另一番恬淡的美好。

恩施的沉静和舒缓

恩施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建始直立人”的发现,证明这里很早就有人类生存。悠悠千古,漫无止境,加上土家族只有语言没有文字,史前文学系于口耳,难以断定。后来,作家文学兴起,但因为人口的流动,以及单个观察者在视野上的有限性,很难完整地呈现恩施文学的全貌,只能就自己所了解的勾勒一二。

历史有关恩施民族文学的记载起始于明朝中期。童昶是官方史志记载的思施第一位作家,现存作品大多是对恩施山水风物的题咏。然而,恩施明朝文学的大成者却当属童昶之后的田九龄。现存田九龄诗歌大多书写戍边的豪情和对亲人的思念,吴国伦称其诗“冲融大雅,声调谐和”。《宜昌府志》载:“容美司以诗名家,自子寿始。”自田九龄肇始,此后田宗文、田玄、田奎、田珠涛、田霈霖、田既霖、田甘霖、田舜年诸家相继迭起,嬗递不衰。构成了蔚然壮观的家族作家群。

“兴于明代的容美田氏土司是土家族,不仅注重农桑,而且热心研读汉文,并善于诗词”,自明万历至清康雍,历时六代,诗礼传家,著作丰赡,人人有集。他们不仅娴熟掌握了汉文学特别是诗词的形式审美规范和艺术表现技巧,而且深受楚辞影响,广泛运用丁楚辞的技法与意象。康熙十八年,田舜年收集家族中历代先贤作品,编成(田氏家言》,计八种十七卷,“一家私典策,半部小春秋”。

黄昏时候,群山环抱的城市似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如果你是一位过路的游客,可以沿着清江河的河滩一路无所事事地闲逛,可以和路边擦身而过的人点头打个招呼,或是蹲下身子跟一群顽皮的孩子们一起玩耍,那种从容自在的感觉,就仿佛你早已在这小城里生活了多年。

恩施:藏在湖北的深山秘境
石门河主景区

山的尽头,瞥见一世的繁华,因为你会看到在千山绿水间,恩施,就卧在那平坦的大山之间。

湖北恩施就是这样的座城市,它既有着混凝土的高楼,也有着古朴的吊脚楼;有着车水马龙的喧嚣,也有着河水缓动的安宁。有人会在灯红酒绿处卡拉OK,也有人在寂静的山顶高歌优美的《龙船调》。而它更多的是有一种沉静、一种缓慢、一种悠闲,就像一块精神栖息之地。

因为地理的关系,藏在大山深处、交通不算十分便利的恩施,与外面的世界日益飞速发展的文明,一直保持着一定的隔离。好像是河流转弯处的一个缓冲,让该沉淀的一些东西沉淀了下来,脚步不那么匆忙,节奏不那么紧张。所以,这里的人们,他们的身影出没于清江桥的风味小吃摊点,奔走在桥下那条有“小汉正街”之称的商业二街以及人头涌动的舞阳大街。同时,他们也只需要十来分钟的时间,就可以脱离这小片的钢筋丛林,见到大自然的青山绿树。

城外不远处,从一路种满橘树的山路走去,就可以到达五峰山;而从另一头出发,则是溶洞幽深的大龙潭。不用跟时代节奏同步,恩施人也就设有了那么大的压力,也就有了更多的心情去和大自然接近。

恩施还有太多未被知晓之处,随时等待着给有心探幽寻秘的一个惊喜。或许一条少人经过的小路尽头,就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吊脚楼,或是一个已近绝迹的小四合院,要不然就是一片不知名的野花正灿烂地开着。一些有探险精神的人,喜欢沿着清江顺流而下或溯源而上,找寻人迹罕至之地,兴许那里就会有特别的一派风景。或者就是在马路街巷中随便转转也很好,这里有正宗的野菜和从河里刚打捞的鲜鱼,况且还有被自然滋养而水色饱满的女子时不时地从面前走过。坐在临水的小酒馆里约上三五好友饮酒谈心,或者一个人坐着品茶,让在工作中奔波已久的心,重新有小段时间可以安定。就算没有事的时候,站在稍高一点的地方远眺,那些远处连绵的绿色,也可以洗涤自己的心灵。

恩施也有热闹的日子,逢年过节或者集会的日子,似乎全城的人都走出了家,街上一下子冒出了好多穿着各式民族服装的人,舞龙灯的、耍狮子的、划采莲船的、打莲响的、打腰鼓的……围绕着整座城市来回。而仔细体味一下,就是这锣鼓喧天的喜庆,也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意味。好像是因为城市四周广袤的绿,吸收掉了那些人世间的喧嚣。

恩施:藏在湖北的深山秘境
出嫁前的哭嫁练习

女儿出嫁之前要哭缘,是土家族古老的婚俗习惯。因其哭嫁的形式是以歌代哭,以哭伴歌,故称之为“哭嫁歌”。

在森林山谷中邂逅仙境

沿着蜿蜒的盘山公路进入恩施这座山城的时候,看着那些巨大的山石,郁郁的树林,碧绿的河水,人很自然地就放轻松了。这里不是文人笔下残存的部落,虽然他依然保持着淳朴的民风,这里也不是不通外界的桃源,虽然他有着桃源一般的安宁。他不过是个群山环抱的小城,当在此过路或是停歇时,她可以帮助人们洗掉一些生活的疲惫,让人的眼睛和心灵得到短暂的歇息。

这里拥有无数秘境里的美景,却因为独特的地理位置,远离了蜂拥而至的游客,低调沉静的美着,等待着旅人用脚步去丈量。即便是闻名于世的恩施大峡谷也少有商业气息,其他的美景更是原始没有开放过度,山、水,石,树,每一个都自成一派,像是静心雕琢,又浑然天成。其中恩施大峡谷是可以媲美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的地方,峡谷中的百里绝壁、千丈瀑布、原始森林、傲啸独峰、山顶云海,以及喀斯特地貌让人无不惊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峡谷中有人工挖造搭建的“绝壁栈道”,穿行其中,脚下是远古村寨的淳朴风光,田野,河流,峡谷尽在眼中,惊心动魄又美不胜收。同时还有地球最美丽的伤痕——云龙地缝,而中国最长旅游观光电梯更将七星寨绝美景致送于世人眼中。登顶远眺,峡谷纵横,江山无限。

恩施:藏在湖北的深山秘境
摆手堂前摆手舞-戚建华

摆手舞活动是土家族缅怀祖先、追忆民旗迁徙的艰辛、再现田园生活的恬静的大型舞蹈史诗,其服装和道具也蕴合着本民族的文化元素。

把土家故事唱进歌里

作为湖北省唯一的少数民族自治州,这里纯朴的民风和少数民族风情自然也是不能错过。臧于深山的土家城堡,需要1500多级台阶才能到达的原始村落,还有传统的土家女儿会,做一回土家族的新娘or新郎,体验原汁原味的土家族传统婚俗;或是恩怨共饮一杯酒,感受“摔碗酒”的霸气豪爽;再或者跟随土家儿女的节拍,来场狂热的摆手舞或草裙舞, 共赴一场狂热的民俗趴,尽享土家风情。

这个独具特色的,饱蘸土家风味特色的城中城;吊脚楼闪烁的灯光,映衬着长街的串串红灯笼。长街四处飘荡着浓郁的土家风味,两旁的土家族建筑各具特点,把一个民族文化底蕴表现的淋漓尽致。夜晚的女儿城里星罗与灯火辉映,静谧和夜色互证,当你静下心来,慢慢信步在这静谧的城中城,细细品昧着土家文化的底蕴,那神秘的传说、动情的故事,足以让你心神飞扬,对爱情的含义会有更深一层的理解。

土司,记忆中老师在中学历史课堂上提到过,我知道是古代少数民族地区的部族酋领,其余不详。而恩施土司城则是一座仿古庄园,把历史沧桑和岁月洗礼融入了建筑的一砖一木,以至于我在告别土司城,穿越大山离开恩施之后,都以为它是在原有古迹的基础上修复的。

土司城最宏大的建筑是土司王府,它名字很直接——“九进堂”。顾名思义,王府纵深有九个层次,依据山势,逐进抬升。我国传统文化中九为极数,表示最多最大,所以九进的格局象征着土司王至尊至贵的身份,举目望去,亭台楼角,层檐飞爪,错落有致。九进堂外,校场边,一条石阶直通山顶,民族风的木屋相依两侧。石阶分为几段,每段各有主题,我跨进门廊,迈上石阶。左侧立一大石,上刻“登高”二字,下书:“直上青云梯设一十六步,步步高升,六六大顺,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寓意着人生的阶梯,每上一步都是有不一样的精彩。

走完“登高”,进入“人胜”和“品茗”:巴风土韵梯设一十二步,步步入胜,月月通神,纵横巴楚三千里,叱咤武陵十万峰。遐思王城梯设八步,步步为营,八八推荡,运造纵横,统八卦,调八风,理八政,以终天地之功。既然是“品茗”,行走在这八步之上,是不是真该来点茗茶滋润才是最好呢?果然,旁边一家“恩施玉露体验店的土家小妹正在招呼我们。

茶艺小妺一边悬壶高冲,一边给我介绍:“绿茶有几种杀青方法,炒青,烘青、晒青和蒸青,而恩施玉露始终采用在现在看起来十分古老且为数不多的蒸青工艺——用热气煮蒸的方式将鲜茶中所含的各种香与味的成分保留下来,以供享受。”话毕,鲜茶沏好,小妹向我演示如何弹动舌头,充分感受口中香茗的滋味。的确,置身上司城,在古色古香的木屋中喝茶,用当年日本茶艺师清水康夫博士所题的“恩施玉露,温古知新”来形容最恰当不过了。

喝过茶,整个人清新了许多。一条小径带路,我们来到山脊城墙。居高临下,城墙如同长城一般蜿蜒盘旋,把一座座烽火台、钟楼,鼓楼串联起来。我攀上钟楼,拉动钟锤,“当——当——当——”黄钟大吕,沉稳悠扬。我愿洪钟携福,如佛家所云:钟声响,烦恼轻,智慧长。

恩施:藏在湖北的深山秘境
撒尔嗬

土家撒尔嗬,汉族称“跳丧”,又叫“打丧敲”,是土家旗民间悼念死者的一种隆重的送葬仪式。

恩施:藏在湖北的深山秘境
土家咂酒-贺沛轩

咂酒就是用糯米或玉米、高粱、小麦等酿成的甜酒,装在坛子中储藏一年或数年,然后用凉水或热水冲泡,以竹吮吸,用以在宴会上招待佳宾,或在劳动中驱散疲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