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道风味:城中村里的铁板烧,曾是武大学生的独家记忆

地道风味:城中村里的铁板烧,曾是武大学生的独家记忆

结束一天里最忙碌的时刻后,晏兴玲轻捋刘海,洗净双手油迹,搬把椅子坐在小店墙角,目光亲切,笑脸盈盈。

地道风味:城中村里的铁板烧,曾是武大学生的独家记忆

时间往回拨六年,她的背后依然是逼仄的厨房,油烟弥漫,叮铃哐啷,一到冬天就呛得人嗓子发疼。

门前的老巷灯火微弱,六张餐桌摆上荤素混杂的铁板烧,热气腾腾,香味四溢。不过那时候,她最忧心的是店内冷清的生意,和潜有爆炸隐患的煤气罐。

地道风味:城中村里的铁板烧,曾是武大学生的独家记忆

下午四点,天空冬雾笼罩。

穿过拥挤嘈杂的东湖新村,上坡、拐角,一栋斑驳的老楼房隔壁,晏兴玲的“双喜铁板烧”此刻正热闹。

安有白炽灯的黄色招牌在渐浓的夜色里愈发显眼,红色落地灯箱岁月痕迹可见。面孔稚嫩的学生排起长队,低头拨玩手机打发时间。

电瓶车,摩托车停在店旁,寒风裹挟地面的湿气,从路口席卷而来,回头,几批年轻人正匆匆赶赴。他们都在期待,半个小时后,那扇卷帘门拉开以及背后自己贪恋的味道。

地道风味:城中村里的铁板烧,曾是武大学生的独家记忆

喜欢刁角美食的吃货对这家店应该不陌生,尤其是武大的学子。沿着珞东一路,经过九区西南门,下坡十几米即到。

2012年开业,始终蜗居在东湖新村,上午11点营业,晚上9点打烊,中间休息两个半小时。一盘杀百鬼的铁板烧汇聚人气,一抹活色生香温暖人心。在遍地美食的城中村,这里独受年轻人青睐。

地道风味:城中村里的铁板烧,曾是武大学生的独家记忆

俯身进店,动作变得拘束。

18㎡的空间被几张餐桌和电视机占满,前台的招财猫面朝老巷,暗红的“福”字贴于玻璃门两侧。几盏淡黄色吊灯在墙壁投下影子,食物热气蒸腾,气氛恰到好处。

不过,沿着狭窄的过道,再走两步,眼前就会开朗许多,可容纳近十五张桌子的后厅,装修精致,绿植点缀,是顾客们到点进店需要快跑才能抢到的位置。

地道风味:城中村里的铁板烧,曾是武大学生的独家记忆

地道风味:城中村里的铁板烧,曾是武大学生的独家记忆

难以想象,这里吃饭不光座位靠抢,连菜品也得拼速度。

扫码点餐,价格明示,荤素齐全,累计销量近万的麻辣凤爪鱿鱼须基本秒光。

初尝者口味适宜微辣,点好熏肉、香肠、基围虾、海带、热干面……大约10分钟,一盘铺着锡纸的平底锅便热辣上桌。轻轻揭开,冒着蒸气的食物酱汁浓稠,滋滋作响,格外馋人。

地道风味:城中村里的铁板烧,曾是武大学生的独家记忆

地道风味:城中村里的铁板烧,曾是武大学生的独家记忆

地道风味:城中村里的铁板烧,曾是武大学生的独家记忆

显然,它与传统的铁板烧截然不同。

类似焖锅、麻辣香锅,荤素混搭,口感丰富,酱味鲜明,少了食物出品的精致,多了份下饭的踏实。

熏肉入味,香肠麻辣,白菜软烂,油豆腐吸足滚烫的汤汁,轻咬一口,犹如小汤包入喉。盛碗米饭,泡几勺锅内酱汁,狼吞虎咽,也给舌尖带来另一番滋味。

地道风味:城中村里的铁板烧,曾是武大学生的独家记忆

地道风味:城中村里的铁板烧,曾是武大学生的独家记忆

晚上7点,天空飘起细雨,双喜铁板烧迎来营业高峰。

东湖新村,乌泱泱的食客从自家房门窜出,鱼贯而来。某种意义来说,他们味蕾钟爱的这一口,正如自己的立身之所。偏居一隅的城中村,鱼龙混杂,烟火尘埃,拎不清,也道不明。努力生活,努力工作,然后尽情吃喝,足矣。

地道风味:城中村里的铁板烧,曾是武大学生的独家记忆

地道风味:城中村里的铁板烧,曾是武大学生的独家记忆

听到排号600的数字后,晏兴玲跨出厨房,径直走向门口,环视周围等待的顾客,搓搓手,脸上浮现的表情焦急大于惊讶。

六年前,她不会想到自己误打误撞开的小店,现在会如此火爆。

同样,她也没有预料生意兴隆的背后,会是武大学生和周边居民相助。

2012年,晏兴玲辞掉美容工作,转行做起铁板烧。新店开业恰逢小儿一周岁,双喜临门,便以此为店名。

彼时的双喜还在经营传统的铁板烧,像个家庭制的小作坊,煤气罐配烤盘,菜品放桌上,分量、数量,清晰可算。或许是厨艺不精,开业后的生意比她预想的差很多,“试过发传单和积分卡,但都不见好转。”

坚守两年后,通过武大学生的口碑和网上推荐,“双喜铁板烧”起死回生。

每天来吃饭的顾客骤增,翻台成为常态。同时,晏兴玲也开始寻求创新,限于场地窄小,将铁板烧的制作过程放进厨房,烹饪好后一锅端起。适度加重口味,满足五湖四海多数学生的偏爱。

2016年夏天,晏兴玲将对面的小店盘下,激动挂上“双喜铁板烧”的招牌。去年冬天,她又将老店后面的大厅打通,增加数十张桌子。店面扩大,名气也开始传扬三镇。

地道风味:城中村里的铁板烧,曾是武大学生的独家记忆

从最初的六张桌子到现在的初具规模,晏兴玲提起改变,最大的感受却是惭愧:“受到太多人的帮助,奈何自己能力有限,一直没能将它做成品牌,走不出东湖新村,很多熟悉的学生进入社会后,过来吃饭要在路上花费很长时间。”

东湖新村的日子里,晏兴玲和很多武大学生成为朋友,互加微信,互荐书籍,传递小店变化的点滴,怀念曾经烤盘上的荷包蛋。

也有不少加盟商找她询问合作事宜或者购买秘方,但都被一一回绝。“谈不上秘方,如果有,应该就是自己亲口尝过的所有佐料,酸甜苦辣涩,都在舌尖和脑袋里。”

地道风味:城中村里的铁板烧,曾是武大学生的独家记忆

晚上九点,双喜铁板烧的门口仍然有食客徘徊,小店打烊的时间已到,但晏兴玲每天思考的时刻才刚开始。

她不止一次的畅想,走出东湖新村,走到老顾客的家楼下,走到他们所在的其它城市。不奢求做很大,小门面一张,他们若想吃,10分钟内能找到,自己就极度心满意足了。

地道风味:城中村里的铁板烧,曾是武大学生的独家记忆

地址 | 东湖新村96号

人均 | 43元

 

文  邬小姐 | 图  束 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