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前,通城人领全省开辟市场经济之先,在进行茶叶结构调整(即“老改细”)后,探索将完成国家收购任务后的茶叶自己加工,自找市场销售。1980年7月25日,《湖北日报》甚至在头版刊登《一场茶叶风波》,讲述‘通城一些社队茶场破坏国家计划’这场风波的始末,并就如何解放思想,放宽政策,以搞活农村经济进行探讨。此后,通城茶叶产销领域的供给侧改革正式启动,一时间,数千农民经销户异军突起,加工经销全国茶叶,茶叶成为乡村企业的主要收入,茶叶税成为县级财政的重要税源。”66岁的通城老茶人习晓光回忆说。

习晓光出生于通城县隽水镇宝塔村。在发展茶业以前,当地村民没有收入来源,整体生活“一穷二白”。习晓光迫于家里少劳力,为帮家中减轻负担,他小学未毕业,就辍学参加生产队劳动“挣工分”。 “每天出外捡粪、掏粪,一担担地挑到队里。”习晓光说。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当初的苦日子却依然历历在目。

1981年,受花亭村贩茶经商风潮的影响,习晓光决定走出去闯荡一番。这便一脚迈入了茶叶行业,在当时的城关公社茶厂做业务员,负责茶叶经销。

“大雪天就穿着一双‘解放鞋’,跑遍了整个东北市场,几乎年年都是茶厂的业绩第一。”提起年轻时的自己,习晓光不无骄傲地说。他认为,在那个年代做销售,更多的是做人。茶厂品质意识普遍不高,品牌更没有形成。亦因如此,1985年后,随着市场进一步放开,全国各地的售茶大军涌向市场,通城茶叶由于销售队伍素质不高、茶产品自身缺乏竞争力等原因,茶叶销售整体步入下坡,大批茶叶销售大军转而投身药材销售。

在通城茶业整体迈入冬季时,习晓光却迎来了个人事业的春天。在宝塔村两委的邀请下,他于1985年回到宝塔村,创办村级集体企业宝塔茶厂。任厂长期间,他不仅解决了20多人的就业问题,每年还向村里交纳8万元管理费。

2005年,宝塔茶厂实行改制后,习小光全部接管,并组建霞光茶业股份制公司。

目前,该公司年出产茶叶20万斤,创产值1200万元,实现利税48万元。经营茶叶30多年来,至今累计7000多万元,上缴税费1500万元。

“这都得益于国家的好政策,除开市场竞争中品牌、品质等由商人自我把控的环节,整体营商环境一年好过一年。”习晓光说。在90年代初期,若要发一车茶叶到外省,需经过税务、工商、公安等部门多道关卡。就是到武汉,都得过通城、崇阳、咸宁3个检查站;要出示的证件,有植物检入证、税务外销证等4、5个证件。让习晓光感觉,“做生意特别难!”

现在可不一样了。“政策环境非常好,为农产品销售提供了很多方便,我们进行跨省销售都是一路绿灯。不仅如此,财政每年还给予企业‘调度资金’支持。即零利息放款200-300万元,年初贷、年底还,解决了企业在茶叶生产时节需大量资金周转的难题。”

习晓光认为,质量加信誉是企业的生存之道。这条路,帮助他及通城几家龙头茶企走向大半个中国,走向非洲等海外市场。在这批龙头企业的带动下,通城成为我市唯一一个茶叶销大于产的县,其茶叶销售量是产量的20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