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游戏一场梦,青春留在电玩城

一场游戏一场梦,青春留在电玩城

一块钱买一个游戏币

一台街机换一场少年梦

一场游戏一场梦,青春留在电玩城

小时候,电玩城是爸妈口中的禁地,与黑网吧、早恋,并列“青春期三毒”。长大后,羽翼丰满,终于可以抬头挺胸、理直气壮地走进去,拳皇、赛车、射击、跳舞机……稍不留神,便消磨掉大半天的空闲和一周的生活费。

一场游戏一场梦,青春留在电玩城

十五年前,每当临近放学,徐正祥的内心便开始骚动起来,男生们只需要交换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与微笑,就能达到某种青春期的特殊默契。

“放学老地方见?”

“走。”

这个默契的落脚地,八成是电玩城的拳皇97游戏机前。青春期的逆反配上电玩的诱惑,宛如一个魔鬼牵着一只妖狐疾走。

作为一个合格的游戏生物,徐正祥也许背不下唐诗宋词,甚至连三步上篮也不会,却将拳皇、合金弹头、三国战纪中的连招口诀熟记于心,成为他中学时代制霸电玩城的秘密武器。

一场游戏一场梦,青春留在电玩城

一场游戏一场梦,青春留在电玩城

时间太瘦,指缝太宽,青春转瞬即逝。叛逆少年变成80后大叔,单身独居的徐正祥,看似无家一身轻,却早已被生活将棱角磨平。加班至深夜,家中四下无声,只有孤独和压力见缝插针。

唯有在一次次的KO中,才能暂时卸下生活重担,寻回年少时叱咤风云的激情。围观的小孩凑上前取经,他只留下声叹息:“想当年我是这里拳皇界的扛把子。”

一场游戏一场梦,青春留在电玩城

一场游戏一场梦,青春留在电玩城

徐正祥身后是拳皇机的升级版,机器新、颜色正、分辨率更高。可他每次来这里,还是偏爱那些略显斑驳的老机器。在他心里,没有经过岁月打磨的操作台,始终太过陌生,提不起“杀气”。

为了提升连招技术,不被后来者反超,两年前,徐正祥买下台同款游戏机回家。大家伙摆在客厅没两日,便被来家探望的父母指责不断。可只有他心里清楚,这块厚厚的显示屏,正是他穿越青春的秘密钥匙。

一场游戏一场梦,青春留在电玩城

老旧拳皇机,是8090后的记忆依附,手游网游的操作再灵敏,也抵不上手摇档上上下下的在回忆里扎根。徐正祥说,以后要给孩子讲他的《拳皇》回忆录,纪念那个用午餐钱买币,饿着肚子玩拳皇的自己。

一场游戏一场梦,青春留在电玩城

一场游戏一场梦,青春留在电玩城

“昨天晚上我输给一辆AE86,他用惯性过弯,他的速度很快,我只看到他的车有一个豆腐店的招牌,请问你知道他是谁吗?”

头文字D点燃了每位男孩的飙车梦。在电玩城亲身体验“秋名山之战”,一局总不过瘾,呼朋唤友,续币再战。旁边等位的女孩儿此时更为焦急,转身便去了摩托赛区发泄心情。速度与激情在她们眼里闪过一道寒光,长发身后飘扬,好似风驰电掣,新一代车神正由此诞生。

一场游戏一场梦,青春留在电玩城

一场游戏一场梦,青春留在电玩城

电玩城里的音乐都带着青春躁动的气质,合着每个人手里一罐游戏币的响声,吵闹至极,却不会反感,热闹和开心是这里的催化剂,通道上熙熙攘攘,大家都在寻觅一个心仪的空位。

一场游戏一场梦,青春留在电玩城

刘志远的周末大多被工作占据,难得闲暇陪伴家人。

一家三口,跟随摩肩接踵的人群挤过电玩城,荷尔蒙混合着人体散发的热量,在电玩城里聚集膨胀。这一次能不能抓到娃娃,是运气还是概率,是技术还是巧合,等待揭晓游戏输赢的孩子兴致高昂。趁媳妇儿陪孩子玩得兴起,刘志远忍不住溜去射击场大展身手。“比吃鸡、农药都难,但有种回到大学的感觉,要是有个队友就更好了。”

一场游戏一场梦,青春留在电玩城

一局过后,孩子似乎正在远方呼唤他。刘志远拿着币小跑着赶去。也许等儿子再大几岁,上阵父子兵的憧憬终会实现。

一场游戏一场梦,青春留在电玩城

96年的王艺从荆门来武汉旅游,游东湖,爬黄鹤楼,吃遍司门口,临别前Happy站台逛上一圈,被里面电玩城的回忆杀迷了眼。年轻的妈妈,第一次带女儿走进电玩城,小姑娘立刻被花花绿绿的“玩具”吸引,嚷个不停。

 

王艺想起上一次坐在赛车前,恐怕要追忆至中学时代。别的女生炫技跳舞机,只有她沉迷在弯道与反超之间不肯离去。许久未练,不知手艺是否生疏,踩下油门的一刻,王艺居然遗忘了正在怀里吵闹的女儿。直到女儿胡乱挥舞的小手,被自己握在方向盘上左右倾倒,怀里的羊角辫少女这才显露出得意的笑容。

一场游戏一场梦,青春留在电玩城

一场游戏一场梦,青春留在电玩城

“世界是个娃娃机,我伸出手只想带走你。”

占占和男友在娃娃机前血战了一下午,虽然家中娃娃已堆满衣柜,无处安放。可每逢周末他们还是会准时出现在电玩城。男友似乎也因此练出了抓娃娃神技,弹无虚发,绝不空手而回。

一场游戏一场梦,青春留在电玩城

00后罗旭是电玩城最嗨的少年之一,他创下过个人夹娃娃新纪录。上一刻的喜悦还未完全消化,眼前的蜘蛛侠又稳稳的落入怀中。在满是情侣的娃娃机前,罗旭和他好兄弟们的奋战身影显得格外惹眼。

 

罗旭想起小时候的电玩城,设备总是太少,还没轮上他大显身手,父母的夺命连环call便已经轰炸来袭。现在,终于逃离了父母的实时监控,初享大学自由时光,电玩城,就是他最想重回的沙场之一。

一场游戏一场梦,青春留在电玩城

“不如跳舞。”

提及武汉跳舞机达人,潘家欣老爷子绝对稳居榜首。他的名号虽味响彻江湖,但混迹电玩城的常客,必定见过他跳舞的身影。

一场游戏一场梦,青春留在电玩城

下午四点,江汉路风云四起的跳舞机旁,又跟往常一样熙来攘往。67岁潘家欣正跳的起劲,年轻的舞伴鸭舌帽遮面酷劲十足,老爷子着装也暗藏深意,大有来头,CGL2018,中国电子游戏超级联赛队服。

一场游戏一场梦,青春留在电玩城

潘家欣说他很少自己选择曲目,音乐响起什么,他便跳什么。虽不懂舞曲韵律,却每次都能拿下S评分。和00后尬舞多年的老爷子,言谈中也沾染上了几分童真,他把跳的好的孩子叫作老师,熟悉的舞伴没有爷孙辈分,大家朋友相称,玩得开心就好。

跳舞机前挥洒汗水的模样,是宝刀不老后的底气十足,滋生出一份没有岁月捆绑的自在,无所畏惧的潇洒。

一场游戏一场梦,青春留在电玩城

武汉电玩城,挂着许多名气经年不衰的“词牌名”,城市英雄,风云再起,大玩家,汤姆熊。曾经一块钱买一个游戏币,一台街机换一场少年梦。

一场游戏一场梦,青春留在电玩城

 

如今,80后为人父母,年轻时候玩闹的东西,竟也成了宝。90后自称佛系初老,碍于几分面子,不愿再跟00后一决高下。电玩城娱乐了三代人的时间,我们在此青涩,在此长大,在此追忆。

念旧之心,人之常情。我们见识了更大的世界,拥有了更好的生活,但却忘不掉和小伙伴一同在闷热电玩城斗狠的下午。

一场游戏一场梦,青春留在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