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去年夏天,山水迢迢,总觉会相逢。

我在青山绿水,遗憾你没来过。

我在穷山恶水,遗憾你没陪我。

想起你时,我便问外甥,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他捂着脸说:“我喜欢……我同桌。”

说完后,脸红彤彤一片,害羞地低下头久久不好意思抬起来。

我外甥叫小尧,今年九岁,他是我看着长大的,一直和我特别亲。直到去年,学习成绩下滑相当严重,我时常批他,所以他怕我,有心里话也不跟我说了。

为了了解他在学校的情况,我经常带他玩,他玩到最嗨时,我便问一些我头疼的问题,例如,小尧,你为什么喜欢你同桌啊?

他又开始害羞起来说:“想一直跟她坐同桌,一直在食堂吃饭,一直一起打扫卫生……”

我又问:“要是你妈知道了,你觉得会怎么解决?”

他垂头丧气地低着头说:“肯定不让我喜欢。”

我再问:“你同桌叫啥啊?”

他愁容满面地说:“叫仇小琪,还有一个双胞胎妹妹叫仇小雨。”

我继续问:“还是双胞胎,那你怎么区分姐姐妹妹呢?”

他得意的笑:“全班只有我一个人能分清她们俩,连老师也分不清。”

我接着问:“你为啥能分清?”

他眼睛一亮说:“小琪左耳边的头发有五根是黄色的,小琪胳膊上有三个小痣,还有,她笑起来的酒窝在眼睛下面,她走路也好看……”

我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啥时候带她见舅舅,我请你俩吃饭。”

小尧说:“她跟我说,她和妹妹要转学了。这次开学,就怕见不到她了。”

我说:“怪不得你这个暑假这么不开心,原来是有心病啊!”

小尧说:“我不敢跟我妈说,怕她打我。”

我说:“虽然你才八九岁,但我支持你谈恋爱。你还属于儿童,有喜欢与被喜欢的权利,可以去体验这个世界赋予你的东西,舅舅也没有权利干涉你的自由。”

小尧说:“舅舅,我不敢给她说我喜欢她啊?”

我笑着说:“不只是你,舅舅都二十多了,也不敢给喜欢的人说。对于这事,我只能说,你要勇敢,比你舅舅强多了。”

…………

2018年5月12日,今天是汶川地震十周年,晴天。

我依然在青山绿水,遗憾你没来过。

我依然在穷山恶水,遗憾你没陪我。

想起你时,就问了外甥一句,你喜欢的女生呢?

外甥说:“转学了,我没跟她说,她把她的文具袋给我了。我藏在沙发下,怕被我妈发现了。”

我一直以为八九岁的儿童不懂喜欢,不懂好感,外甥算是给我上了一课,我也知道,他在八岁这一年,时常陷入忧伤,是因为一个双胞胎的女生。

晚上,我给外甥打了电话,他一直不太开心,我逗他,一直逗他,他始终不开心。一个八九岁的小孩子,正处在每天都该开心的时候,却不开心,甚至忧伤……我不知道是这个世界怎么了,还是早恋真的有错,但让一个孩子去承受这些成年人承受的东西,这样不公平。

外甥最喜欢的一首歌叫《樱花树下的约定》,是mc魏小然唱的,他最喜欢那一句“我还是爱你,要我说多少遍”,我问他啥叫爱,他半天没吭声,但我不得不承认,我也喜欢这句。

希望他一切都好,做一个阳光明媚且骄傲自满的孩子。

而我,还是喜欢忙一点的感觉,闲下来容易胡思乱想。继续走,继续在路上,大概是在找一个理由再爱你吧。

好像这一路见过很多人,都没有你耀眼,如夜空中最亮的星。可我们都太害怕失败,始终没有勇气,直到今天,直到永远……

虽然你才八九岁,但我支持你谈恋爱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作者:陈青涛
來源: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