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美丽的人生 ——记湖北省工艺美术大师、通城一中美术老师桂宏伟

100位湖南历史名人胸像聚首通城,一个个静立在一个长1米、宽0.5米的基座上——工艺美术大师桂宏伟用我国古老的泥塑艺术将名人风貌栩栩如生地呈现在人们面前。

现年43岁的桂宏伟是通城一中美术老师。走进他位于一中教学楼旁的雕塑室,湖南100位历史名人中几十尊胸像神形兼备,或面带微笑,或神情肃穆,或满脸慈祥,或双目炯炯,或眉头紧锁,或笑容可掬……百种神态,百样人生,令人如走进了历史的画廊。

打工学艺

1993年正月,桂宏伟从北港镇桂家小学美术教师的工作岗位保职停薪到深圳打工。当时正是南下打工热潮,找个工作相当不易,每次好不容易进个搞美术设计的厂,由于没有工作经验,没几天就被辞退,一旦被辞退,就意味着食宿没有着落,只能在野外的山地、桥底、坟沟里过夜,饿肚子是经常的事。过了两个多月这样的日子,才找到一份较稳定的工作,混进了深圳沙井一工艺厂做美术设计师。

桂宏伟只在师范学过绘画,为了生存,不得不当着老板的面说自己有几年工艺设计经验,想凭美术功底蒙混过关。但这在厂里六位设计师与雕塑师面前是蒙不过关的。为了得到同行的帮助,桂宏伟包做他们的饭菜,打扫卫生,洗衣服,经常请客交流。

真诚赢得了同行的感动,他们都尽所能地指导,教他技艺。

一天,桂宏伟设计的一幅图纸让客户十分满意,老板要雕塑师照着图雕塑出了一件礼品。见到自己设计的图纸被雕塑成如此精美的作品时,他无比激动:要是自己能做雕塑该多好啊。说干就干,他找来一砣砣泥巴雕了个兔子试试,不想雕得极像。做泥塑是他多年的愿望,现在有这么多好师傅,不能错过机会啊,他暗暗发誓狠心学艺。

于是,桂宏伟除了正常上班时间外,一块精雕泥24小时放在衣兜里,一有空就拿出来练上几刀,上厕所都不放过那几分钟时间,晚上睡觉前还要拿手电筒躲在被窝里雕上个把小时。

就这样熬了半年,他的技艺水平慢慢提高,工资待遇也越来越好,终于掌握了基本雕塑技术。

结缘大师

由于自己只是一个艺师毕业的文化底子,与人竞争,总感肚子货太少,有点力不从心,去大学深造,是桂宏伟梦寐以求的愿望。经过几年打工积累,攒足了上大学的学费。1998年,他终于考入湖北美术学院雕塑系。

在大学脱产进修的三年,他除了刻苦学习外,还广交老师、同学朋友,掌握大量人脉资源。

2001年6月,大学毕业后,他依然回到了深圳,在湖美雕塑系主任的介绍下,有幸投在原中国雕塑协会主席钱绍武教授麾下干了两年钱教授回京后,把他推荐到了当时广东最大的雕塑厂——深圳荣联雕塑工艺厂。

该厂主要开发国外各种大小雕塑样版,这里有来自全国120多名雕塑大师。他所在的雕塑部的经理是香港雕塑界极负盛名的朱光荣大师。

他的首次任务是个二十公分高的米老鼠,他内心一笑,做这么简单的东西,不大材小用么?接过图稿,他两天就弄得差不多了,仔细审查没有什么问题,才拿给朱经理看,心想一定会得到夸奖。没料到朱经理一看就变了脸色,大斥道:“你就这个水平呀?”说着,把泥稿拿过去用雕塑刀改动了几处,每一处都精准到位。桂大惊,敬服之情油然而生……

桂宏伟在大师指导下边修改,边用心记,比如:鼻子短又凹,少了体积,不是传统的加泥巴后再塑,而是先用雕刀把需要修改的部分像切豆腐一样削离开,然后垫上泥巴,再把鼻子从中间切断移开,在移开的沟里塞上泥巴,这样就节省了很多修改时间。

这么多雕塑师的泥雕作品,朱经理都要亲自过手,通过他这么一拨弄,一个一般水平的泥塑小稿立即变成造型优美、形体准确的上乘之作。

在这里,桂宏伟得到了朱经理悉心指导,一干就是三年,技艺水平也与日俱增,为以后从事这个行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技惊湘鄂

16米高的“嫦娥奔月”像屹立在湖南民族学院,增加了校园的文化气息;高4.2米,宽12米的智取汀泗桥巨型浮雕展现在咸宁人民眼前,再现当年烽火……这些出自桂宏伟之手的雕塑技惊湘鄂,也算是桂宏伟回报家乡的精美之作。

2004年底,湖美雕塑系几位老师到深圳旅游,参观了他的雕塑后,语重心长地说:“你的水平比毕业时提高了很多,技艺很全面,要是回内地发展,一定有广阔的市场空间。”

于是,2005年5月桂宏伟回到通城一中后,创办了自己的雕塑室。这个仅60平米,由简易工棚改造而成的工作室,都吸引了诸多湖南长沙、武汉、咸宁等地的名人。有一次,他无意中听到临湘一位创业成功人士准备出资一个亿,在当地打造世界第一碑林博物馆,并集中展出湖南100位历史名人的雕像。

桂宏伟知道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他带上几件作品照片赶到临湘,毛遂自荐,二人相谈甚欢。那位先生被桂宏伟的作品深深吸引,当即决定将100名人的雕像交由他制作,还赠送了《湖南100名人排座次》书给他参考。

面对对方如此的信任,桂宏伟压力倍增,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名人像的制作中……熟读名人传记、翻阅经典文献、查找历史照片、琢磨人物特征、研究服饰搭配,哪些人物的头正立,哪些人物的头偏左或偏右,他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为了做好最常见也是最考验技艺的毛泽东像,他选取了天安门城楼的毛主席形象,泥塑经过十多遍反复修改后,请美院的老师指出问题并精心修改。

深夜中,他关了灯,点亮蜡烛,从头顶的中央一直照到雕像的下颌,脸部两边是否对称一目了然。他还把泥塑照的相在电脑上处理成线描效果,与名人照片一重叠,哪里不像一下就看出来了。

他对人像精准度的追求严苛到难以想象。一天,桂宏伟偶然发现同校有个老师长得有点象刘少奇,他马上请他做模特,寻找有利于创作的蛛丝马迹。

名人像太多,他就带上相机去老人院和超市门口等人多的地方,遇到一个有特征的老人,他二话不说,上前递上一支香烟,拍下他们正面、侧面、仰面等各个角度的头像照。有的还要精细的量好尺寸,头顶至下颌,两耳之间,眼眉之间……

100名人像中目前有半数已经制成入馆,参观者无不翘首惊叹……

名人像的创作让桂宏伟在湖南声名鹊起,湖南民族学院的校领导找到他,将制作“嫦娥奔月”雕像的任务交给他。

嫦娥像高16米,是桂宏伟承接的第一个如此大型的城市雕像。他丝毫不敢马虎,马上翻遍了所有关于嫦娥奔月与飞天的原型,并结合了一些现代的元素,精心手绘了一个动态的嫦娥形象,又做好高1.6米的泥塑样稿,请多名湖北美院的教授“挑刺”。

经过无数次的修改、推敲,并得到校方的大力赞赏后,优美的嫦娥奔月像终于落成,已成为该校标志性建筑之一。

宏伟梦想

“现在谈业务的越来越多,生活也越来越好,但我对雕塑的热爱从来没有变过。”桂宏伟总是说,自己是幸运的,因为自己的执着,还有学校领导、家人和朋友的理解支持,才能每天从事着自己热爱的事业……

为了给他创造一个安静舒适的创作环境,通城一中将原基建的工棚交给他,当做做雕塑的“一方静地”,虽然只有60平米,房顶盖的是简易的石棉瓦,但桂宏伟多年来一直把这里当做第二个“家”。

每天早6点起床,晚上12点回家,忙的时候就在棚子里搭个小床睡觉……走进桂宏伟的工作室,里面各式各样的泥塑、铜像、浮雕占满了小小的空间,对雕塑的痴迷甚至让他忘记了白天黑夜……

桂宏伟个子不高,皮肤黝黑,看起来有点内敛。无论是学校的老师和跟他有过来往的客户,对他都赞赏有加。

桂宏伟时常感恩一路给过自己很多帮助的“艺友”们,在咸宁、武汉、广州,只要桂宏伟一声招呼,一批爱雕塑的老师和朋友们就会出谋划策、鼎力支持。每次有大的雕塑任务要人手帮忙时,他们总是呼之即来、来之即战,鼎力相助,挥汗如雨、热火朝天的工作场面总是令人激奋回味。每当作品完成,客户的笑脸、参观者的赞叹,化作一股春风,吹散他所有的疲惫与艰辛,心中涌起无限自豪。

桂宏伟几乎沉浸在自己的“雕塑王国”里,他的付出也得到了回报,订单不断,2017年被评为湖北省工艺美术大师,成为咸宁市十大优秀美术家中唯一的雕塑家,并被咸宁职业技术学院人文艺术学院聘为客座教授。

“只有拼出来的人生美丽,没有等出来的人生辉煌。”这条格外显眼的字条在室内墙上激励着他为雕塑奋斗一辈子,“人的一生很短暂,个人的精力也有限,而我想做的就是用心雕塑美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