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城县马港镇彭塅村:爱心锁匠彭落保

小小善意,如黑夜里的一盏灯火,可以给人希望;像冬日的一缕阳光,足够温暖人心。彭师傅的修锁配锁流动车绝对是这样的温馨驿站。

心灵手巧

彭师傅全名彭落保,上世纪50年代出生于通城县马港镇彭塅村,70年代,年轻的彭师傅响应国家号召,兴修水利,在一次排险中,一枚哑炮突然响起,炸去他的左脚掌,在医院躺了22天,才保住了性命。
在那个年代,彭师傅致残了,并没有得到什么补偿和照顾,依旧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劳作。
为了生存,1990年,彭师傅在通城县隽水镇粮道街摆摊修理自行车,一把太阳伞、两三把小板凳,一辆装满修理工具的流动车,这便是彭师傅的全部行囊。
彭师傅修单车技术完全是自学的,在未从事修单车这个行业之前,他拆装自家单车不下上百遍,别人的单车坏了免费修,这也为以后从事修单车工作打下了基础。
“修单车非常简单,只要有工具,没有什么单车修不好的。”彭师傅说。正聊天时,有两个小女生上门修车来了。他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是内胎穿孔了。
彭师傅迅速投入到工作中,三两下就把内胎取了出来,浸泡在水中,水中冒出一串小泡泡,果然是内胎穿孔了。拿起手锉,锉平胎皮,沾上胶水缝合放入外胎,再用两把起子将外胎相互交替装上钢圈,把闸调试平衡,自己试骑一下,确保安全才交给两个小女生,整个修车过程用时不到15分钟。
“无他,唯手熟尓!”彭师傅笑着说。
27年来,彭师傅为附近学生、过路人坏掉的单车,提供修理服务近20000万余次。同时也见证了单车这种交通工具的兴起、繁荣与衰落。

火热心肠

彭师傅见什么学什么,而且一学就会。看到小区居民有些人因钥匙丢了,附近又没有锁铺,给生活带来不便,彭师傅决定自学开锁配钥匙手艺。
说干就干,他自筹资金购置了设备,并自学技术,他的流动服务车又多了一项内容:开锁配钥匙。从那天起,他就立下规矩:老人、残疾人、困难户开锁配钥匙一律免费。
“老彭这人特别好,谁家有事请帮忙,他一叫准到。”粮道街附近的居民都这样说。
2010年,通城一瓷厂六楼一居民气喘吁吁的跑来求援:他钥匙掉了,3岁的儿子反锁在屋里,厨房的液化气灶正在煲汤。
彭师傅二话不说,顾不得脚上残疾,一路颠簸爬上了6楼,利用工具在保险上开一小孔,拉开保险,门打开了,一股焦味扑面而来,液化气的火苗一个劲的往上蹭,煲汤的容器已烧得变了形,3岁的小孩吓得只晓得哭。好险!要是迟来一时半刻,后果不堪设想。
家住鄂南商城的张婆婆感慨地说:“要不是老彭像警察一样,第一个赶来帮忙,我儿媳说不定早赴黄泉了。”
2012年,张婆婆的儿子小两口吵架,儿媳将自己关在小屋,半天没出门,任凭张婆婆和儿女们拼命敲门,儿媳就是不回应。
于是,她向彭师傅求助。虽然已是深夜,但接到电话后,彭师傅很快赶来打开了房门。打开门一看,儿媳的手腕已割开一道口子,血正往下滴。
事后,张婆婆的儿子送来烟酒时,彭师傅表示感谢,搓着手回答道:“我做的都是些小事,不值一提。但以后少吵架,这是大事。”
在通城城区居住的很多人家中都有彭师傅的电话,只要谁家有困难,修单车、补鞋、甚至换灯泡、接电线、接水管等小修小补的服务,不管什么时间,彭师傅总能及时赶到帮忙。
27年来,彭师傅义务为居民修锁3000余次,紧急开锁600多起,免费配钥匙1000余把。人们尊敬地称他为:爱心锁匠。

 “火眼金睛”

彭师傅热心助人,还疾恶如仇,27年的工作经验,让彭师傅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什么样的人和蛛丝马迹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1997年,一名操着外地口音、戴着硕大金戒指的男子来到彭师傅的面前,又是递烟又是买水。无事献殷勤,必有事所求,彭师傅冷眼观看这个人,飘忽不定的眼神,闪烁着狡黠,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果然,外地男子趁没有人的时侯,递过来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压低声音说:“这是2万元钱,你教我学会开保险柜。”
彭师傅断然拒绝,并厉声喝斥:“我不会教你这样的人,去做害人的事,拿走你的钱快点滚,不然,我要报警!”
彭师傅会开各种各样的锁的事情,在通城县城不是什么秘密,也引起了一些不良青年的注意。
2015年,彭师傅接到一个电话,要求他到北门小学帮忙开锁。在一幢豪华的房门前,几个青年挤在一起,房门有撬动的痕迹,彭师傅心里有了底,不动声色周旋,要求青年出示身份证和附近邻居的证明,几名青年灰溜溜的走了,彭师傅赶紧报警,派出所干警顺滕摸瓜,侦破了一个吸毒入室行窃的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