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目慈祥,神态平和,心境宁静,谈吐舒缓——年过六十的大坪乡卫生院主治医师吴定先,全身透出一种中国传统文化的气息:中正平和,抑扬有致。四十余年中医行医经历,中医哲学已在他身上深深浸润,塑造出他的人格与气质。

弘扬国粹施仁术 一代名医有传人 ——记咸宁市十大名老中医、大坪乡卫生院主治医师吴定先

吴定先的父亲吴子宜先生,为鄂南一代名中医,医德医术享誉一方,虽至今离世二十多年,其为人事迹,仍在民间广为流传,谈到他,没有不翘大拇指的。咸宁多部医学专著与地方史志,对吴子宜先生多有记载。

受父亲影响,吴定先小时即对学医有浓厚兴趣。13岁时,便将《伤寒论》、《温病》、《经匮要略》等中医学经典背得滚瓜烂熟。一次大年三十,父亲有意考考儿子,亲自掌握吴定先背诵医学经典。不料一个晚上,吴定先将多部经典全部背出来,记忆力之惊人,可见一斑。子宜先生大为称奇,击掌赞叹:孺子可教!遂悉心指导,倾尽平生所学所悟。天赋加上勤奋,让吴定先在医术上突飞猛进,他将一些方剂作成歌决,曾可背下1000多个方剂,数量之多,内容之繁,令同行敬佩不已。为借鉴西医之长,吴定先后来又学习西医一年。

博古通今,学贯中西,深厚的医学素养让吴定先面对各类疑难杂症,能游刃有余。尤其在中医内科、妇科方面有独到见解,用药疗效显著,诊断确切,对风湿病、胃肠道、妇儿科疑难杂证治疗有奇效。至今在当地一带流传吴定先神奇医术的种种故事。

1988年,当时从医才几年的吴定先,就显示了他的独到之处。大坪乡辉煌村的一位胡姓病人,经县医院检查,诊断为早期肝硬化,表现腹水、下肢浮肿等症状。因无钱住院,回家要求用中医治疗。早听说吴定先盛名,该患者半信半疑来到大坪卫生院。吴定先经仔细分析,以疏肝理气、利尿消肿、解毒化瘀、软坚散结等方法予以治疗月余,症状逐步消退,面色红润,肝功能指征趋于正常。后来随访多年未复发,至今体健。这位患者大为折服,每次见了吴定先,都大呼“神医再世”。

2006年,大坪乡水口村一位徐姓患者,患慢性瘀胆型病毒性肝炎,在武汉及县城医院花费近3万元,只是稍有好转。因经济困难难以为继,回来后慕名找到吴定先。他深入分析患者检查的各项指标及治疗情况,决定另辟蹊径,以板蓝郁金汤加减,以利胆退黄解毒之法治疗。62天后,奇迹出现了!患者再去检查,发现肝功能正常,而所有治疗费仅花去1500元钱。这位病人至今保持健康,逢人便讲这件奇事,连称吴定先为“活华佗”。

独特的疗效,低廉的费用,让吴定先之名在大坪周边口口相传,许多患者纷纷赶来。每天吴定先的诊疗室里,总会排起长队。近几年大坪卫生院得到飞速发展,与吴定先产生的名医效应有很大的关系。该院院长黎亚雄由衷的表示:人才兴院,一位好医生激活一所医院,吴定先同志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多年的行医实践,吴定先不断总结,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理论。他善于研究古方、偏方之长,辨证严谨,勤求古训,博采众长,法由心出,药随证变,师其法而不宜其方,将中西医融会贯通,主张中医辨证,西医辨病,运用两者之长,巧用中西药,其治疗以内经、伤害、温病等书籍为依据,既尊古又创新,形成自己新颖独特的理论体系和诊疗技术。《论八法中的汗法、附八法运用之体会》、《论常与变、利与害、太过与不及在辨证论治中的几点表现》、《论天时气候变化对疾病的影响》等论文,彰显吴定先对祖国国粹中医文化的精深与独到理解。

良相医国,良医医人,不为良相,便为良医。吴定先坚守着医生这一神圣的职责,两个儿女也从医,为的是治病救人,为的是传承国粹。他除了将自己丰富的经验传授给他们,吴定先更言传身教,希望女儿有崇高的医德。他自己一直以身示范。1998年建楼村病患胡某,丈夫肝癌去世,自己又患先天性踝关节畸形,下肢风湿性关节炎,不能劳动,家中极度贫困,家徒四壁。吴定先立即赠送中药8剂,为她医治。在农村行医数十年,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至今吴定先为患者赠送的药品达到数万元。而他自己面对四个孩子的沉重家庭负担,一直过着节衣缩食的日子。

“一人患病,全家受困。农村因病致穷的很多,作为医生,尽能力扶一把,也算对得起这份职业吧。仁心与妙术结合起来,才是一个合格的医生。”吴定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