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陶瓷是件苦差事,金汉华坚持了35年。

退休之后,金汉华又开始钻研紫砂工艺。与陶瓷工艺相比,紫砂工艺技术含量更高,做工更为精细,到现在,金汉华已摸索了10年。

金汉华:紫砂工艺的爱好者

作为通城的老陶瓷人,金汉华对泥陶制作45年如一日的坚守,更令人钦佩。

昨日,记者慕名来到通城县隽水镇古龙路金汉华家,亲眼见到了金汉华将一团紫砂泥变成紫砂壶毛坯的过程,造型、调墩、倒模、注浆……每一个步骤都专心致志,每一个细节都全神贯注。

“别看只是一个小小的紫砂壶,从原材料到成品,中间有十几道工序,任何一道工序出了问题,整个制作过程就会前功尽弃。”现年65岁的金汉华一边做着紫砂壶,一边向记者讲述自己45年来从事泥陶制作的经历和感悟。

金汉华的童年是不幸的,1岁丧父,2岁丧母,7岁时帮别人家放牛,8岁时到学校读过两年书,10岁时跟师傅学剃头,由于个子太小,他经常要站在小矮凳上才能够帮别人剃头。20岁时,通城县老陶瓷厂招工,金汉华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报了名,没想到被录用了,从此,金汉华和陶瓷结下了不解之缘。

刚进老陶瓷厂时,金汉华从事烧窑工作。由于从小就养成了吃苦耐劳的品性,最苦最累的工作都由他承担。

“制坯是陶器成型的最初阶段,而烧窑是工艺成功的关键,在烧制上很讲究,一般要烧40多个小时,中间不能停火,不能离人。”金汉华说。

由于书读得不多,金汉华对泥陶制作的很多专业术语都不理解,为弥补自己的不足,他充分利用休息时间大量阅读陶瓷方面的书籍进行“充电”,遇到不懂的问题就向老师傅和技术人员请教,几年以后,金汉华就成为了泥陶制作的一名行家。

工作上的优异表现得到了同事的称赞和领导的肯定。单位要求他当班长,他不干,提拔他当车间主任,他不肯,忠厚老实的金汉华就愿意默默无闻地从事着自己心爱的工作。在烧窑这个最辛苦的工作岗位上,金汉华一干就是20年。

后来,由于受工伤的缘故,金汉华离开了烧窑岗位,调入后勤负责煤炭管理工作。当时的老陶瓷厂效益好,一个月购进的煤炭达2000多吨,金汉华把煤炭管理工作打理得井井有条,什么时候采购,在哪个火车站卸货,需要多少辆卡车运货,运回单位后怎样分配,清清楚楚,不出现一丝差错。

55岁时,金汉华正式退休,离开了为之奋斗一生的陶瓷行业。退休生活虽然充实,但金汉华总感觉缺点什么。

有一天,金汉华在家中看电视,用遥控器随便翻转着电视频道,当翻转到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时,里面正在播出《鉴宝》节目,主要讲述对紫砂壶的鉴赏。“电视里的紫砂壶既精致又漂亮,既可用来泡茶,也可以摆在客厅里当装饰品,紫砂壶的制作原理和瓷器的制作原理是一样的,我能不能试着做些紫砂壶呢?”这个想法在金汉华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后,他立刻下定了决心。

说做就做。在随后的半年时间里,金汉华走遍通城县的11个乡镇,到处在山上寻找紫砂土。金汉华发现,通城的紫砂土不仅数量多,而且质量好,很适合做紫砂壶。

爱茶之人一般都比较喜欢紫砂壶,它究竟有怎样的妙处呢?

金汉华介绍,茶放在紫砂壶里便是活水,常温下半个月甚至一个月都不会变质。这一点,瓷杯就比不上了。真紫砂壶摸上去的手感细腻但不打滑不黏手,茶水倒上去后马上就能被吸收而不喷溅。这一点,瓷杯就更比不上了。

“为什么呢?”记者好奇地问。

金汉华笑着说:“因为紫砂壶有一种活性功能。如果你用放大镜看它,会发现它四面八方都是有孔的,所以茶水倒进去后而不喷溅。”

钻研十年,金汉华在紫砂艺术创作的道路上已小有成就。他制作的嫦娥舞紫砂壶,壶上的嫦娥正挥舞着彩带翩翩起舞,形象逼真;制作的六方和合紫砂壶,壶身由六个面组成,每个面都雕刻不同的花,栩栩如生……

自从开始做紫砂壶之后,金汉华的退休生活更加简单充实。他不打牌,也不外出游玩,老伴在家里和别人聊天时,他就坐在旁边听,从不插嘴。白天,他一门子心思做紫砂壶,累了,就和紫砂壶说说话,休息一下;晚上,他只做两件事,一是看《新闻联播》,二是读书看报。

“紫砂壶被誉为‘陶中君子’,它不加任何装饰,却能做到内在美、含蓄美和外在美的和谐统一,这正是中国传统美的表现,这也是我喜欢钻研紫砂工艺的原因。”金汉华说。

金汉华家一楼的车库已经成为了他的工作室,里面摆满了大大小小、不同类型的紫砂壶成品和毛坯,随着紫砂壶作品的不断增多,金汉华决定将车库隔壁的一间卧室改成作品陈列室,用于展示自己的手工紫砂壶。有亲戚或朋友来家里坐时,金汉华偶尔也会送一两个紫砂壶作为纪念,但从不收钱,“只要他们欣赏我的技艺我就高兴。”

对于自己心爱的紫砂工艺,金汉华有时也感到非常痛苦。由于紫砂工艺制作复杂,技术性强,加上工作环境差,现在的年轻人大多不肯学。

“制作一件紫砂壶不难,但要做一件精品难度非常大。年轻人大都心浮气躁,不愿意沉下心来学习这些‘不赚钱’的手艺。”金汉华说到这里时,脸上一筹莫展,甚是无奈。

金汉华有两个儿子,一个在县公安局工作,一个在做土特产生意,对于父亲制作紫砂壶,他们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他们不可能学习和继承我的紫砂手艺了。只要有人来学,我就愿意教,我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能够将这门手艺传承下去。”金汉华眼中充满企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