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是一种不幸。残疾往往意味着贫困!

由于生理上的诸多缺陷,残疾人在社会上往往处于劣势,能选择的基本上也是一些低技能、低报酬、低保障的工作,有些人甚至无法工作,他们更容易遭受贫困。

但在湖北隽鸿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却是另一番景象。

生产线旁,赫然摆着几副拐杖;或高或矮的操作椅上,坐着身形佝偻的残疾人;管理人员正一瘸一拐的和工人时不时地交流……

在这条网络数据线和SATA硬盘线的生产线上,养活着许多残疾员工和他们的家庭。

公司老总李方自为他们开启了一条致富之路。

李方自和他的残疾兄弟姐妹们

“每一位残疾员工都有一部辛酸史”

今年56岁的周跃生,两岁时得了小儿麻痹症,导致右腿残疾,走路时总是一瘸一拐的。

1978年,周跃生高中毕业后,在通城县酒厂、县瓷器厂干了18年临时工,在深圳打了4年工,在县内几家企业零零碎碎打了几年工,前后在县城开了10多年“麻木”,风里来雨里去,经常因为不能帮顾客搬运货物而失去“生意”,他看在眼里,痛在心里。2016年,通城县委县政府启动“禁麻”工作后,他积极响应“麻木”收购的号召,主动来到“禁麻办”办理了“麻木”收购手续。

在家里休息了两个月后,坐不住的周跃生在县城到处找工作,今年2月份正式被隽鸿电子公司录用。因为工作认真负责,他很快被李方自发掘,从一线工人提拔为管理人员,并兼任公司残疾员工协会会长。

出生于关刀镇五流村的刘静,今年27岁,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四岁时得了小儿麻痹症,导致双腿严重变形,落下双腿残疾。由于公公婆婆身体不好,丈夫在县城打点零工,日子过得捉襟见肘,看到两个孩子已上小学,公公婆婆可以照顾,不想吃闲饭的刘静被周跃生介绍到隽鸿电子公司上班。这是27岁的刘静第一次离开家门,走进工厂,融入社会。

李丹,先天性侏儒症,身高不足1米,父亲、母亲、丈夫都是残疾人。中专毕业后,她辗转多地找工作,却四处碰壁,理由是:我把你请进来,我还得照顾你。实在没办法,她就在家里开了一家小卖铺,生意惨淡,维持了三年也关门了。去年底,丈夫的“麻木”上交“禁麻办”后,更坚定了她到工厂上班的决心。她将求职信息发到朋友圈,残疾朋友将她推荐到李方自的隽鸿电子公司。

“对于残疾人,公司几乎没有门槛。文化程度不限,只要年龄在50岁以下,有一定劳动能力,一概接收。年龄在50岁以上60岁以下的,有一定劳动能力,有强烈愿望的,公司也可以适当接收。”李方自说。

李方自和他的残疾兄弟姐妹们

李方自和他的残疾兄弟姐妹们

李方自和他的残疾兄弟姐妹们

李方自和他的残疾兄弟姐妹们

进厂前,每一位残疾员工都经历过找工作的曲折,忍耐着生活的痛楚。他们都有自己的故事,都有自己的辛酸史。

现在,他们来到了隽鸿电子公司这个大家庭,当他们看到生产线上的员工大部分都和自己一样是残疾人时,自卑的心态慢慢地消失了,笑容重新回到了他们的脸上,大家工作开心,相处融洽。

“让残疾人走出家庭、走进社会只是第一步,帮助大家摆脱敏感自卑心理,个人价值得到体现,获得自我认同、社会认同才是治本。我愿意为他们做得更多。”李方自语重心长地说。

“他们就是我的兄弟姐妹,我愿意带领大家一起干”

李方自是大坪乡韩岭村人,今年52岁,和许多农村孩子的成长经历一样:读书,高中毕业后去沿海打工,辗转广东、浙江、江西多地,在电子信息行业打拼了20多年,从组长、主管、课长,一直干到公司副总。后来,他承包了公司的一个生产车间,走上了创业之路。

2011年,在家乡的诚挚邀请下,李方自一头扎进回乡创业的浪潮里,创办了湖北远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2013年,公司正式更名为湖北隽鸿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因规模不断扩大,且厂址多次搬迁,终在通城经济开发区扎下了根。目前,公司致力于PVC、TPU、TPE耳机线及网络线、SATA硬盘线、各类数据线的设计、研发和生产,月产量达500万条,年产值近4000万元。

李方自能够和这么多残疾兄弟姐妹结缘,得益于周跃生到隽鸿电子公司找工作。

那是今年正月初七的上午,周跃生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敲响了隽鸿电子公司门卫室的房门,李方自刚好在门卫室值班。说明来意后,李方自详细询问了周跃生的情况,也从侧面了解了通城残疾人的情况。

看着周跃生远去时一瘸一拐的背影,李方自心中突然涌出一丝痛楚。他从周跃生的背影里看到了通城残疾人面对困苦生活的坚强与坚韧。李方自当时就决定,正月初九通知周跃生来公司上班,这么多的岗位,总有一个岗位适合他。

正式上班后,李方自与周跃生有了更多机会进行交流与沟通。他意识到通城还有很多残疾人面临着就业难、遭受贫困、远离社会等各种问题,自己能不能在这方面出点力。

“我想上一条适合残疾人工作的生产线,让更多有一定劳动能力的残疾人到公司来上班,不仅可以解决他们的就业问题,也可以解决他们的贫困问题,你觉得是否可行?”李方自向周跃生表明了自己的想法。

在随后的半个月时间内,李方自积极向县残联申报建立残疾人就业基地,周跃生则在县残联和各乡镇民政部门的帮助下,联系在家待业的残疾人,动员他们到隽鸿电子公司应聘。最终,许多残疾人被聘用。

为了让这些残疾员工都有事可做,李方自因人而宜,按人设岗,根据劳动能力安排工作,让每个人都有活干,使每个人都能发挥作用,体现自己的价值。

联系业务,他优先选择残疾人能做的订单;为了方便沟通,生产主管也任用残疾人;为了方便残疾人日常生活,他将自己一楼的办公室腾出来作为残疾员工的宿舍,卫生间和开水房就在宿舍的旁边;对于那些未在公司住宿的残疾员工,公司花高价购买一辆豪华大巴,专门用于接送残疾员工及其他员工上下班。

在待遇上,公司除了包吃包住外,还为残疾员工办理了“五险一金”,“五险一金”的费用总计为每月960元,全部由公司兜底,不要残疾员工出一分钱;尽管对残疾员工实行计件工资,上不封顶,但设置了保底工资,这样残疾员工工作就没有太大的压力;同时,为了照顾残疾员工,李方自决定每人每天补助12元,以缩小与普通工人的工资差距。

在这里,员工与老板的关爱是双向的。残疾员工将公司当成了自己的家,李方自把这些残疾员工当成了自己的兄弟姐妹。

有很多员工对李方自为残疾人做的好事进行了点赞。他总是说:“为残疾人提供一份稳定的工作,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真正重要的是要让他们在企业里感受到公平,在社会上有尊严。”

目前,隽鸿电子公司处于良性发展阶段,随着公司的业务不断增多,规模不断扩大,招聘的员工也会更多。“我愿意招聘更多的残疾人,他们在工作中和生活中表现出来的努力和坚持,是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李方自表示。

“他们就是我的兄弟姐妹,我愿意带领大家一起干,幸福的生活是要靠自己创造的。我相信,他们的生活会越来越美好。”李方自说。

没有冷眼,只有关怀。在隽鸿电子公司,这些残疾员工无疑是幸运的。

李方自和他的残疾兄弟姐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