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武汉伢在环艺成了把妹高手

就有多少人在怀念初恋的梨涡

记忆深处的环艺电影城,我还想约你再看一场《阿凡达》

2018年12月31日21点50分,陆小伟和老婆夏夏提前打点好孩子,牵手走进民众乐园5楼的电影城,和很多情侣一样,观看《地球最后的夜晚》。

影片结束时刚好是0点0分,他们没有起身,坐在巨幕厅的皮座椅上,一吻跨年。

9年前1月,陆小伟刚刚认识夏夏不久。这个有些泼辣的女孩打扮时髦,涂着荧光色指甲油,穿着牛仔短裙和丝袜,踩着匡威帆布鞋。

陆小伟心生欢喜,想约夏夏看场电影。 

记忆深处的环艺电影城,我还想约你再看一场《阿凡达》

当时《阿凡达》火爆上映,相传能在民众环艺影城买到双人票的,定能告白成功。

陆小伟不信邪,清晨6点就去民众1楼蹲守,在连续3天的车轮战之后,因为前面的人换票,成功捡漏买到了11排中间的位置。

那是他们第一次牵手,据陆小伟所说,上天都在帮他!

 

武汉人的天堂电影院

陆小伟是典型的80后。

从一米不到跟着嫁嫁克民众乐园听戏,16岁吆喝着一班子朋友看电影,再到长成一米八的大个子青年,无数次打环艺影城里进进出出,雕刻出这一代武汉人的独家记忆 

记忆深处的环艺电影城,我还想约你再看一场《阿凡达》

「原环艺电影城」

1997年,园内的戏剧、杂技表演落幕,逛吃小店疯长,民众乐园迎来了新风貌。香港立基集团在国内投资的第一家影城落户武汉,改变了过去空地支板凳或是一院一厅的观影模式,将影院开进购物中心,名为环艺电影城。 

记忆深处的环艺电影城,我还想约你再看一场《阿凡达》

记忆深处的环艺电影城,我还想约你再看一场《阿凡达》

后来的影院竞相效仿,一站式休闲,武汉伢幸运的成为了中国新时代影音享受的第一批获利者。 

1998年4月,环艺上映《泰坦尼克号》,全城轰动,一句“you jump ,I jump”没收了大部分武汉人⅓的工资,280万元票房打破湖北最高纪录。 

2002年圣诞节,武汉人的浪漫走在前面,29万票房创造全国影院单日最高。

记忆深处的环艺电影城,我还想约你再看一场《阿凡达》

2007年,环艺IMAX巨幕华丽亮相,6号厅648人一同震撼观影,华中首屈一指。影迷们从外地坐飞的来汉,一度出现拖着行李箱看电影的奇妙画面。 

刘德华、张曼玉、梁朝伟、王菲,一个个巨星载入环艺明星墙,武汉年轻人盼到了第一次近距离追星,燥劲的种子是那时埋下的。 

二十年,武汉陆小伟们成长着,一座电影院,它都曾看见。

记忆深处的环艺电影城,我还想约你再看一场《阿凡达》

记忆深处的环艺电影城,我还想约你再看一场《阿凡达》

 

城市里的放映员

朱素芳这大半辈子都在环艺影城做放映员。 

用她的话说,一座城总有那么一座电影院 

放电影是她从父辈传下来的手艺,而环艺影响着大众的电影观念,是荧幕的记忆。 

97年影院开张时,从卓刀泉电影学校毕业的朱素芳被直接聘用。 

记忆深处的环艺电影城,我还想约你再看一场《阿凡达》

记忆深处的环艺电影城,我还想约你再看一场《阿凡达》

她说,那时老武汉人习惯了看戏,刚来电影院时总是带着瓜子和甘蔗,直到过了3年,才逐渐接受了可乐加爆米花的西式标配。 

朱素芳操作的是35mm胶片电影放映机。 

一个胶卷十几公斤重,从上海空运而来。朱素芳需要把胶片放在胶片放映机上,将每格画面快速连在一起形成画面。

一部电影常常有5盘胶卷,放映时需要守候着,一盘快放完时,及时将第二盘放到下一台放映机上无缝对接。当年的《泰坦尼克号》场面太火爆,用1、2、3号厅三机联动,同一时间放映,朱素芳和同事们连轴转长达一个月之久。 

记忆深处的环艺电影城,我还想约你再看一场《阿凡达》

记忆深处的环艺电影城,我还想约你再看一场《阿凡达》

胶片放映逐步被数字放映所取代,讲起《阿凡达》她用“电影史上的转折”来形容。人们开始真正注意到影院的视听感,不再局限于剧情。

当时120一张的影票被黄牛炒到200元爆枪,民众1楼的购票队伍排到了中山大道的南洋烟草,3楼和5楼的队伍在楼梯上转了几圈,窗口前常常有插队扯皮的声音,一票难求

最终以39万元创下了当时中国单日票房最高,可谓全城热影。

记忆深处的环艺电影城,我还想约你再看一场《阿凡达》记忆深处的环艺电影城,我还想约你再看一场《阿凡达》

记忆深处的环艺电影城,我还想约你再看一场《阿凡达》

那时的我们,想哭就哭想笑就笑 

很多时候,眷恋一个地方也是眷恋一个人。

朱素芳的年华献给了放映机,还有更多武汉伢的青春像放映室舷窗折射出的光,藏着流光溢彩。

承载着武汉几代人的民众乐园,是青春时代的最爱。

 

记忆深处的环艺电影城,我还想约你再看一场《阿凡达》

那时候的民众,每个电梯门口,会响起“奏不奏指ga?要不要电影优惠券?”的夺命连环问。

在各种小铺子里面溜达完,杀价个300回合终于淘到满意的宝贝后,上楼看个电影,是周六夜晚前戏级别的浪漫配置。

记忆深处的环艺电影城,我还想约你再看一场《阿凡达》

记忆深处的环艺电影城,我还想约你再看一场《阿凡达》

江汉路一带的花季学霸少女学会了逃课,带着小男友刷个爱情新片。在抓爆米花的时候碰到手,索性学着电影里的主角,拉着小手压着马路去补课。

初恋的武汉伢们半推半就,蠢蠢欲动,扶手抬上去,人头遮挡间,椅子变成了一个,肩膀紧紧相连。巨幕厅的“神级坡度”不重要,脸红心跳的氛围最讲究 

记忆深处的环艺电影城,我还想约你再看一场《阿凡达》

记忆深处的环艺电影城,我还想约你再看一场《阿凡达》我们这一代,谁没几张环艺的旧票根和会员卡

武昌的大学生挤上715或是581,一路颠簸2小时,happy站台吃一圈,在环艺看完《盗梦空间》再去唱歌通个宵。毕竟过江不易,扒本的闪,第二天在回程的车上睡过了站。

也有失恋的人把环艺当做告解室,荧幕上声色光影,内心松弛下来。当你想哭的时候,有人比你先哭出了声,旁边的欢笑像哈欠一样传染,孤单,在这一刻有处可逃。

记忆深处的环艺电影城,我还想约你再看一场《阿凡达》

《泰坦尼克》重新上映那次,散场时第一排的观众个个哭红了眼,正当大家要离开时,后排一个男生大喊:让妇女和孩子先走!顿时笑爆了全场。

这是环艺的人情味,我们笑过、哭过、感动,我们在这里暗恋、相恋、分手,一起去环艺的人或许早已在彼此的人生中下落不明,但电影院的座位还在,那些眷念犹新。

我们管它叫,青春。

 电影散场,故事依旧延续 

时过境迁,武汉的每天不一样造就了新的商业据点,电影院鳞次栉比,人们的娱乐方式五花八门。

当看电影不再是“轻奢”,江城老牌影城也在浪沙的洗涤中逐渐平静下来。 

记忆深处的环艺电影城,我还想约你再看一场《阿凡达》记忆深处的环艺电影城,我还想约你再看一场《阿凡达》

如今环艺已更名为UA,曾经的红色美式风变成了工业冷色调,标志性巨幕厅也升级重建,对于成长起来的一代老粉,叫它环艺已然成了习惯。

陆小伟陪老婆逛街的时候觉得累,他说没有什么比拉她去老地方看个电影更能“及时止损”了。

朱素芳依旧在守护,她说:“虽然楼下的窗口都关了,购票不用排队了,放映变得智能化了,有感情,像个老友。”

记忆深处的环艺电影城,我还想约你再看一场《阿凡达》

而对于80、90一代,学生票不再,第一场电影里的情节也快忘的一干二净。

我们记住了,第一次和陌生人发出相同的声音,第一次和喜欢的人拥有相同的笑点。那些心情浓缩进电影里,由无数个90和120分钟堆叠起厚度,搭建了我们最初小小生活的仪式感。

那个时期的青春张扬、没有顾忌,在很长时间里都无法被代替,我们缅怀的,是我们自己的电影故事。

灯光亮起,如梦初醒,走出环艺影城,青春往事随风。

 

文  李 静 | 图  束 也 & 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