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咸宁市通城县聚焦热点、突破难点、推进重点领域改革,把全面深化改革作为推动转型发展的“关键一招”,在改革中谋发展,各项工作稳步推进

通城:全面深化改革 小县城踏上“蝶变”之旅
通城县委书记熊亚平(中)在体育器材生产企业调研

通城:全面深化改革 小县城踏上“蝶变”之旅
通城县一家中草药种植企业的恒温大棚白芨种植基地 左耀宏 摄

□ 中国改革报记者 孙 俨 左耀宏

“你是第一次来通城吧?以前可不是这样子,这两年变化太大了!这届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格局很大、执行力强,敢向高处攀、敢与强者比、敢与能者赛,短短两年时间,整个通城城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老朽自愧不如啊!”在雁塔广场,谈起通城的发展,一名退休老干部向记者竖起了大拇指。

通城县地处湘、鄂、赣三省交界处的幕阜山北麓,杭瑞高速、武深高速、106国道穿境而过,总人口52万;全县工业初步形成了涂附磨具、电子信息、中医药、陶瓷建材、食品饮品五大产业,其中涂附磨具、电子信息产业被纳入全省重点成长型产业集群;农业形成了中药材、油茶、生猪等特色板块,“本草天香”茶油、“两头乌”生猪获国家地理标志产品认证;“回归工程”被总结为湖北县域经济发展三大模式之一。

通城县以改革为契机,勇于担当作为,聚焦热点、突破难点、推进重点领域改革,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在改革中谋发展,深化改革正成为通城美丽蝶变之旅。

创新教育投入机制

破解县域治理“坚冰”

“通城是幕阜山片区综合扶贫开发县,基础教育欠账较多。去年以来,通城县启动教育投入保障机制改革,让教育回归教书育人本源,教学质量、秩序明显好转,社会满意度明显提升。”通城县委书记熊亚平说,县委痛下决心进行教育投入改革缘起“五大痛点”倒逼。

一是教育基础设施薄弱。多数学校是上世纪90年代所建。近年来,随着城镇化加快推进,教育教学设施更新扩容不及时,导致城乡教育不均衡问题突出。县中14年来基础设施建设零投入;县实小位于闹市区,2700多名学生拥挤在35间教室内,每个班近80人,且教室都是D级危房;县城南门小学2000多名学生仅有一个不足800平方米的操场,需要轮流做操。为解决学生多、学位少问题,只能“小学生硬挤,高中生硬减”。

二是部分学校债务负担重。由于财政投入机制陈旧,部分学校举债建设、借债运转问题突出。经审计,截至2018年6月30日,全县有32所公办学校存在债务负担,共计负债2.2亿元,其中义务教育阶段负债1383万元,3所高中负债16,521万元,教育局项目办负债4238万元。这些借款中不少年利率达7%以上,有的年利率甚至高达10%。特别是相比2017年,有10所学校债务仍在增加。沉重的债务负担让学校特别是校长们不得不把大量精力放在找钱、筹钱上。

三是部分教师“教学观”错位。具体表现为“两重两轻”:校长层面,过分地把改善学校面貌、提高教师待遇作为主业和政绩,到处跑资金、争项目,存在“重外部关系、轻教学管理”问题;教师层面,由于绩效分配吃“大锅饭”,导致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一个样,工资分配与学校管理无法对接。教师“德能勤绩廉”评价结果运用不足,一线教师在晋级晋职、评优评模方面往往“工作开花不结果”,严重挫伤了工作积极性。特别是学校设置各类行政管理岗位,并将岗位折合成课时计发津补贴,导致出现“重官职、轻教学”问题,有的学校管理人员占在编人员20%以上,少数学校达到40%以上。

四是财务后勤管理不规范。由于日常管理混乱,教育系统“微腐败”问题屡禁不止。人事管理不规范,教职工不足与“临代”并存,全县各学校未经审批私自聘请代课老师和各类临时工1400多人,同时有65人长期脱岗“吃空饷”。学校日常支出、教师福利待遇发放等随意性很大,有的学校将违规发放的钱物作为食堂支出,有的学校通过高息借款形式向关系户输送利益等,2017年竟然出现县政府安排的1500万元化债资金先还低息贷款、不还高息贷款的不合理现象。

五是社会满意度低。校舍陈旧,配套不足,教育教学负担重,安全管理压力大,东挪西借到处想办法筹钱,债主经常讨债,优质师资缺乏,教学质量不高,学校秩序不好,后勤管理和服务跟不上发展要求,学校不能集中精力搞教学,学生家长不满意,政府对教育系统的现状同样不满意。

鉴于上述原因,通城县委、县政府着力构建“四大机制”,彻底改变教育系统乱象。

建立教育投入托底机制。政府切实履行教育支出兜底责任,实现“三个全部”,即债务全还、工资经费全拨、基础建设全包。2018年底,政府对32所负债公立学校的全部债务进行审计锁定,全额接管,并制订三年偿还计划,当年化债5600多万元。制订教育基础设施建设十年规划,所有项目建设、维修改造全部由县财政统一投入,按计划分年度实施。学校公用经费全额纳入财政预算,教师工资、各项津补贴、年度绩效奖均全额纳入财政预算并直达个人账户,全年财政教育支出总计增加1亿元左右。同时,拓宽教育投入渠道,鼓励社会力量办学,对义务教育阶段非营利学校按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标准给予免除学杂费补助。

建立“校财县管”机制。组建县教育资金管理中心,全面实行“校财县管”,教育系统国有资产经营收入、收费收入和全部支出全面纳入县教育资金管理中心统一核算、统一调度,支出权在学校,但各学校仅保留报账员,教育资金管理中心负责审核把关、统一记账,严禁学校以任何形式或理由新增债务,从根本上杜绝乱开支、乱举债问题,提高教育资金的使用效率。

建立服务社会统一采购机制。现有公办学校所属幼儿园与原校分离,实行单独办学、独立核算,公办性质不变,统一由乡镇教育党总支管理。对高中学校的超市、食堂、学生公寓等后勤服务全部公开招投标,引入社会资本经营管理。目前,高中食堂全面引入第三方经营,保安、公寓管理员实行劳务派遣制。实行大宗物品集中采购、集中配送制度,10家中标供应商为84所学校统一供货,货款由资金核算中心直达供应商账户。

建立教学一线激励机制。重新核定人员编制,全面清理“吃空饷”,280多名在编不在岗教师全部回岗或规范办理离岗、解停手续,规范聘用人员252人。全面去行政化,严禁超职数配备管理人员,实行乡镇教育总支书记到中心学校任课制度,各校校长带头带课,撤并的管理岗位教师一律充实到教学一线,各学校减少行政岗位超六成。建立名师、名校长激励机制,根据德、能、勤、绩、廉综合表现评选一定数量名师名校长并给予奖励。教育教学工作奖和名师名校长奖重点向一线教师倾斜。

短短一年的时间,通城县教育投入保障机制改革释放的红利已经惠及城乡学校。剥离债务,让校长们专心教育管理;校园去行政化,让老师安心教学;改善办学条件,让学生安心求学……

湖北省委深改办对通城县教育改革充分肯定,给予高度评价,认为通城县的做法趟出了县域治理的新路子,是县域治理的“破冰”之战、是从严治党的“钉钉”之举、是民愿民盼的回应之声、是推动发展的百年之策。

狠抓县域殡葬改革

摒弃山城千年陋习

在通城县,修建“活人墓”的旧俗延续千年。近年来,民间更是借丧事大操大办,封建迷信活动愈演愈烈,互相攀比修建“活人墓”、豪华墓蔚然成风,很多党员干部也参与其中。不仅老人、青壮年修建“活人墓”,连几岁的小孩也修建“活人墓”;一座比一座豪华,一座比一座漂亮,一座比一座占地面积更大,少的占地几十平方米,多的占地一两亩,毁林建墓、占田建墓屡见不鲜,主要干线公路、河道两侧,城镇规划区、风景名胜区、自然保护区、基本农田保护区“坟满为患”。

同时,治丧活动混乱,在公共场所和单位院内搭设灵棚、唱丧歌、做道场比比皆是;丧事葬礼中大操大办、铺张浪费,少则花费数万,多则十来万,既加重生者的经济负担,也严重庸俗化社会风气,给全县经济建设、资源保护、环境治理以及干部群众的工作与生活等各方面都带来严重的不利影响,成为群众脱贫致富奔小康的一道无形障碍。

为切实解决“死人与活人争地,活人为死人受累”问题,该县坚决破陋习、树新风,大力推进殡葬体制改革,严格禁止修建“活人墓”、豪华墓,积极动员老干部带头集中拆除“活人墓”1300多座,取缔丧葬用品商店70多家。

同时,坚持疏堵结合,全面改善辖区马鞍山陵园和殡仪馆的交通条件、服务水平,规划建设乡村公墓近100座,出台免费接运遗体、免费普通火化、免费送骨灰盒等“五免”政策,对树葬、深埋等形式的生态安葬和集中治丧给予一定奖励。现在,全县火化多了,进公墓多了,文明节俭办丧事多了;土葬少了,乱葬少了,大操大办少了,沿街搭建灵棚、游丧闹丧现象基本消失,丧葬活动中的奢侈浮华之风和攀比歪风得到有效遏制,极大节约了人力、物力和财力,促进了社会风气不断好转,得到普遍好评。

熊亚平说,为了整治“活人墓”,通城县委、县政府做了大量工作,还专门召开了退休县级老干部动员会,与老干部们交心谈心,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得到他们的支持,率先拆除自己的“活人墓”,起到了良好的带动作用。

坚持不懈破解“顽瘴”

攻坚克难普惠民生

本世纪初以来,通城县城市建管秩序十分混乱,违法买卖土地、违法建设乱象丛生,城区80%以上的房子都是私建,严重破坏了城市整体规划,挤占了城市发展空间,导致征地拆迁矛盾突出,项目建设推进困难,少数干部因借机谋利而滑向腐败深渊;非法载客“麻木”(电动三轮车)扎堆,不遵守交通规则,严重危害群众出行安全,影响城市形象;烟花爆竹扰民严重,每到年底通宵燃放,严重污染环境,影响群众正常休息;城市建设投入不足,基础设施老旧,公园、绿地等配套不完善;占道经营等问题突出,群众怨气很大。

为全面改善城市环境,提升城市形象,从2017年起,该县坚决破除利益藩篱,系统推进城市建管体制改革。构建“大城管”体制,整合规划和执法职能,组建新的城市规划和管理执法局,并作为一级局管理;改革城市建设投资融资体制,按照“一个集团、两个中心、四大板块”架构,整合经开投、文旅投等公司,组建200亿元资产规模的城市发展建设投资集团;全面实施征地拆迁市场化、货币化安置,坚持让利于民,以高于市场价对征用土地和拆迁房屋进行补偿,并坚决取消宅基地安置;强力推进“两违”和“禁麻”、禁鞭、禁赌、禁毒专项整治。这一系列改革有效解决了城市建管职责不清、投入不足、秩序不优等问题。

一年来,全县拆除违法建筑2.8万平方米,取缔“麻木”车6000多辆,筹集、投入城建资金12.2亿元,雁塔广场、通城大道景观工程、“两河四岸”生态景观工程建成使用,城区河流生态治理、棚户区改造等一批重点工程顺利推进,锡山森林公园、秀水公园、体育公园等一批重点项目正式启动,“两违”乱象得到有效遏制,城区脏、乱、差现象明显好转,人民生产生活环境得到极大改善,城市面貌焕然一新。

跨越行政区域合作

小县城的大视野

2018年11月7日,通城县国际商贸城招商推介会在上海举行,现场签约两个招商项目、总投资45亿元,签订采购合同两个批次、16个订单。人民网、光明日报社、东方卫视、湖北卫视等数十家媒体纷纷聚焦通城交易分团的采购和招商活动。

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不仅在国际贸易发展史上是一大创举,更是我国推动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的重大决策。察势者明,趋势者智。从党中央、国务院的重大决策中,通城县委洞察到许多重要信息:国家外贸政策作出重大调整,扩大进口、促进对外贸易平衡发展,支持关系民生的产品……

一个山区县为何抢滩上海进博会?熊亚平说,通城抢抓国家政策机遇,承接沿海产业转移,积极打造内陆进口贸易促进示范区,探索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之路。

地处吴头楚尾的通城,崇商文化浓厚,自古就是商埠重镇。改革开放后,茶商、药商、建筑商、砂布云母经销商遍布全国各地,长年有10多万人在外务工经商。这里民营经济活跃,拥有亚洲规模最大的涂附磨具产业、中国最大的云母绝缘材料产业和全市首家上市公司,两大产业被纳入湖北省成长型产业集群。加之通城地处中部之中,是“中三角”“小三角”的“金三角”,区位优势明显。

借助进博会平台,打造内陆进口贸易促进示范区,大有可为,势在必为。通城县迅速成立以县长刘明灯为组长的领导小组,启动组团参加进博会的各项筹备工作。

2018年7月下旬,通城党政代表团来到浙江义乌,密集考察当地知名商业企业,重点学习“买世界卖世界”的新商业新零售模式。

万雅集团是较早进入专业市场开发运营的浙商代表之一,首创“商业综合体+风情商业街区”商旅综合体模式。通城欲引进商贸新平台,万雅欲布局中部商旅综合体,双方“一见钟情”,达成“中国中部·通城万雅国际商贸城”项目框架协议。这个超大型商旅综合体项目总投资40亿元,建筑面积100万平方米,由进口商品贸易中心、主题文化商业街区等五大板块组成。其中,进口商品交易中心囊括欧美国家商品馆、西班牙红酒产品馆、澳洲婴幼儿奶粉、日本电子数码、东亚进口儿童用品等各类主题专门店与集合店,汇聚进口商品全业态。

“万雅集团投资通城,主要是看中了县委、县政府打造区域性进口商贸中心的战略定位,也看好通城在湘鄂赣地区的区位优势以及‘中三角’城市群近3亿人口。”万雅集团董事长朱挺表示。

通城交通存在“硬伤”,这里不靠海、不沿江,没有铁路、没有码头、没有机场。进出口通关时间长,产品流通成本高,大宗产品进出口常常望“山”兴叹。如何洞开山门,通江达海?通城县委、县政府决定,跨省协作,借港扬帆,借“机”起飞。

2018年7月5日,通城县党政代表团考察湖南岳阳,与城陵矶新港区缔结友好县区,达成全面合作协议。根据协议,通城企业进出口、货代企业将从城陵矶口岸通关,建立口岸、内陆进出口贸易直通机制。双方与邻为伴、抱团发展,全力推动两地在商贸、产业、招商、金融等领域的战略合作,打造跨区域合作发展的新典范。随着协议的签订,通城拥有了“通江达海”港口,“通城制造”可直接漂洋过海。

2018年8月31日,通城县与即将通航的岳阳三荷机场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约定,三荷机场为通城企业开辟货运绿色通道和提供便利化服务;支持通城企业到机场建立仓储物流或配套生产加工基地;鼓励通城发展临空配套产业,建设临空经济产业园;通城支持三荷机场到通城设立远程候机、票务、旅游等服务机构。通城距离三荷机场仅50公里,车程约40分钟,可谓拥有了家门口的机场。

“借港好扬帆。”通城高新区主任续红林介绍说,以前,通城企业从武汉、上海等地出口通关,每标箱流通成本达到2600元~3600元;如今,从城陵矶新港区通关,每标箱流通成本仅1600元。

协议不只是在纸上,通城全方位对接城陵矶新港和三荷机场。一方面,全面升级路网,改造城区公路、园区公路和乡村公路,确保人流物流一小时抵达港口和机场;另一方面,深化细化合作协议,洽谈在港口和机场建立“飞地经济”,让通城企业和招商项目在保税区有“一席之地”。

进博会期间,通城企业湖北平安电工分别与尼日利亚、马达加斯加等国的外商签订进口商品采购合同,万雅集团分别与俄罗斯、法国、巴基斯坦等10多个国家签订进口商品采购合同,采购规模创咸宁历史之最。

巡馆采购之余,通城抢抓对外交流机会,与加拿大卡灵顿市达成缔结友好县市意向,与比中经贸委员会、德国巴伐利亚啤酒商代表洽谈项目投资事宜。

“通城是三省通衢的通达之城、楚风瑶韵的生态之城、乘势待飞的兴业之城、互利共赢的崇商之城。”熊亚平热情洋溢的推介在央媒、沪媒、鄂媒、港媒上传播。

会场之外,采购分团变身招商团,招商考察紧锣密鼓地进行。上海国际集团是净资产5000亿元、控股资产8万亿元的资本大鳄,集团高层与通城招商团夜间长谈,就中药产业园、美丽乡村项目建设达成意向协议,近期将组团来咸宁考察。携程网总部高层与通城招商团达成初步协议,为通城发展商旅、人员出行等提供便利服务。

“通城县作为一个内陆县,积极主动贯彻落实党中央部署,大力发展外向型经济,培育发展新动能,展现了敢于挑战、勇于挑战的魄力和活力。”商务部市场体系建设司副司长胡剑萍如此评价。

(本文配图除署名外由通城县委宣传部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