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一座城市的文明和美丽 ——记县政协委员、“傻河长”孔庆平和他的37位残疾兄弟

一个无职无权的“河长”,带着37名残疾兄弟,自发坚守在通城“一山两河三街六校十二站”公益岗位上,从2015年7月至今,已经坚守了3个年头,1000多个日夜。他们每天7时准时清理河床垃圾,年清拣垃圾16吨;为提高群众的“护河”意识,他带领团队,深入社区、学校、企业,发放“护河”宣传单10000余份,总计参与“护河”公益行动达万人次。是一种什么力量使他坚持“护河”?是一种什么信念让他坚守公益?是一种什么感情让他执着的守护着一座城市的文明和美丽?请跟我一起来听听“傻河长”孔庆平和他37名残疾兄弟的故事。

这是一座美丽的山水城市——通城县,位于湖北省东南部,湘鄂赣三省交界处,是幕阜山片区中的“南大门”。2016年,全县发起一场声势浩大的创建省级卫生城市、平安城市、生态城市和文明城市“四城同创”活动,全城禁麻攻坚战全面打响,城区麻木车从原有的7000余台剧减到200台,城区道路交通秩序大为改观。

那是一个天刚刚蒙蒙亮的早晨,一辆破旧的三轮车从宁静的隽水大道飞驰而过,车主卖力的踩着油门,陈旧的三轮车发出“呜呜”的声音,像一头耗尽了毕生力气的老牛。麻木的后面紧紧跟随着一辆警车,尖锐的警报声在空旷的街道久久回响,在一上坡路口,三轮车不合时宜的罢工了。50多岁的麻木车主段利龙满脸通红,使劲用力踩着,可无论多么用力,三轮车都一动不动,直到穿着制服的交警站到麻木车主眼前,他才停止了踩油门,耷拉着脑袋,低垂着头看着脚尖。

“您行行好!不要没收我的车!我们全家都靠它吃饭啊!

“城区禁麻的通告都发出来一个月了,政府也在加大收购力度,你知错犯错,我们也是依规执法!跟我回警察大队吧!”

段利龙的脸胀成了猪肝色,眼巴巴的看着三轮车装车拖走。这是一辆搭着军绿帐篷的三轮车,前面是塑胶的挡风屏,后面一排座位,一般可以拉两到三人,俗称“麻木”。“麻木”在通城周边城市早年已灭绝,可在这个山城县居然屡禁不止,众多的麻木严重扰乱了城内的交通秩序,政府不得不加大力度禁麻,这才出现文章开头的一幕。

县禁麻办公室内,聚集了许多麻木车主,大家围着通城县副县级干部、县“四城同创”指挥部黎向阳主任和县禁麻办公室主任、县公安局交警副大队长桂柯夫七嘴八舌,有求情的、有斗狠的:

“禁麻可是夺了我们一家五口的饭碗啊!你们收了我们的麻木,让我们喝西北风吗?我上有多病的母亲,下有年幼的孩子,你要我怎么活?”

“正常人换个岗也就换个岗,可我们残疾人还能找到工作吗?我们要吃饭,我们要事做……”

“这十几年来一直靠麻木营生,不说为市民出行做贡献,现在年纪大了,就把我们当包袱甩开?”

副大队长桂柯夫被围在中间动弹不得,大家激动的嚷嚷着,唾沫喷了桂队长一脸,上级政策也好、城市发展也罢,都不能平息这群麻木车主的愤怒,对于生活在底层的群众,一口饱饭才是王道,安身立命才是根本!其他的都扯淡去吧!桂柯夫拨通了一个熟悉的电话。

“哟!桂大队的办公室今天很热闹啊!”半个小时后,一位平头、40来岁的中年人推门而入。

“孔记者,你来得正好!”被围攻了几个小时的桂柯夫像碰到救星一样。“来!来!来!您上座,您给大家讲讲‘四城同创’创建及禁麻的必要性!”这位孔记者就是孔庆平。他落座后,正色道:“桂大队,今天,我不是来讲政策的,我要听听大家的难处!”铿锵有力的话语顿时让嘈杂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大家的目光齐涮涮聚焦在孔庆平的脸上:

“我叫孔庆平,当过兵,做过记者,今天受桂大队长的委托来协调这件事情,若是大家信得过我,可以跟我讲讲大家的情况,我一定竭尽所能,保护大家的利益!”一个个麻木车主轮流沟通,孔庆平详细的了解他们的情况,这群麻木车主中有退伍老兵、有农民、有孤寡老人,但他们有一个共性,都是残疾人,都是贫困户,都是家里的顶梁柱。

当孔庆平了解到一住麻木车主“半年没有尝过肉滋味”时,他难受极了,出身贫民家庭的老孔深知底层生活的艰辛与不易。待麻木车主散去,他连夜与桂队长分析情况,为这群麻木车主争取利益,为他们今后的生活出谋划策。第二天一早,他们自费买了猪肉、米、油,分别到最困难的10家麻木车主家走访慰问,残疾麻木车主生活的贫穷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破旧的房子、简陋的家具、朝不保夕的生活…….让老孔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通过老孔与黎向阳主任的多方努力和协调,128名麻木车主中有50位被顺利安置到当地规模企业上班,30多位陆续被推荐到小区物业做保洁员和园林绿化工,剩下的37名残疾麻木车主成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自从上次“送礼”事件后,这些麻木车主都觉得老孔是一个热心肠的好人,大家都自发加入他的小红帽做爱卫志愿者。

2015年,由孔庆平发起成立的通城县小红帽公益组织,该协会以“小红帽”爱卫志愿者会员单位为网络基础,以全县城乡志愿者分会联盟为平台,下设知心妈妈志愿者、爱卫志愿者、社区志愿者、助残志愿者四个公益板块,以“小红帽”为品牌形象,带动全民融入环境卫生公益事业建设中。37名残疾“麻木”车主主动加入“小红帽”协会,组建“两河”打涝助残志愿者服务队和成立“两河”护河监督队,定期走访沿河企业、住户居民,广泛宣传环保知识及相关法律法规,监督查看生产、生活污水和垃圾的综合治理情况。从源头上改善河水水质,保护河域生态环境。

三月的通城,隽水河潺潺流过。隽水河是通城、崇阳两县人民的母亲河,横穿鄂南的通城、崇阳、赤壁,在嘉鱼西北角注入长江,全长三百六十五里,因水质清亮、甘甜而得名。可是,近年来,受快速推进的工业化影响,环境污染特别是水体污染问题日益突出。为保护母亲河,由孔庆平发起、组织的爱卫协会应时而生。

清晨,通城县隽水河上一名名戴着“小红帽”,穿着红色背心,划着小船打涝漂浮物的志愿者格外显眼。54岁的卢国基家住四庄乡大溪向家村,他每天5点钟起床,骑车2个小时到隽水镇,为节约时间,他往往边走边吃,一壶热水,两块饼干,就是一顿早饭。步行10多分钟,他们来到了隽水城区的秀水河畔——雁塔社区的一个叉口路旁,其他6名 “小红帽”已经到齐。

卢国基左手提着蛇皮袋,右手拿着火钳,弓着腰费力的打捞着河边的漂浮物,白色的塑料袋、红色的泡面盒和水草缠绕在一起,右手用力一拉,湿软的河床不受力,险些栽倒在水里。幸好一双有力的手及时拉住了他的手臂,稳住了他失去平衡的身躯。及时拉住他的是来自关刀镇云溪道上村的潘云龙,他是这支“两河”清洁打捞的副队长,他一边打捞,一边提醒兄弟们注意安全。

雁塔桥下,杜开甫与20多人的身影被拉得很长很长,火钳、竹杆、涝网划破了河面的寂静。“保护母亲河工作虽然简单,但没有细心不行。要做到腿勤、眼勤、手勤,河内无碎屑,水上无异物。”徐国辉边指挥边说。说话间,他发现了不远处一块泡沫粘在树枝上,他赶忙过去蹲在岸边用竹杆挑起。

放眼望去,数十顶小红帽散布在河边。他们跛着脚,他们弓着背,他们哈着腰,他们用残缺的身体守护着这座城市的美!隽水镇铁柱村59岁的李旺来沉默寡言,但他肯吃苦、不怕脏、不怕累,57岁的胡焕民和58岁的孔新桥,他们脾气大,但心肠老好,他说老孔给了他尊重,给了他关爱,让他在禁麻后自暴自弃的生活里,仿佛看到了光!政府的肯定,部门的支持,市民的拥护,“护河”公益行动让他们感受到了自身价值,头顶的小红帽见证了他那颗火热的心!

60岁的残疾退伍军人徐国辉一开始并不知道“小红帽”公益是什么,但是在做的过程中,他慢慢的感受到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参加过自卫反击战的他,现在是“两河”护河队的大队长,他说“护河”也是一场战斗,自己和兄弟们将不遗余力的投入进去,直到碧水蓝天下飘扬着鲜艳的五星红旗……62岁的付会楼、余金华和64岁的老党员刘关甫,刚开始都觉得自己扫大街护学生做打涝,是“下等人”,感到自卑。不过,通过二年来的“一山两河三街六校”的公益岗位“磨练”,他们改变了看法。老党员刘关甫说,记得那是他去隽水河清理垃圾的第一天,一位过路的行人买来矿泉水送给他,这种超乎想象的尊重让他觉得很暖心。

“干小红帽之前我自己还会乱扔垃圾,但大家现在都形成了主动捡垃圾的习惯。”52岁的刘亚洲说。“‘爱家,爱文明,更爱这座城’就是‘小红帽’的公益理念,这是孔会长向我们讲得最多的一句话。”45岁的肢残志愿者胡金气说,“谁见过往家里扔垃圾、随地吐痰的呢?城市就是我们的“大家庭”,需要我们共同爱护。”

看着这群2—4级伤残的汉子,不求报酬、不畏辛苦的跟着自己做公益,给了自己前所未有的支持,老孔暗暗发誓:有我喝的就不能少了他们吃的!从此我们就是“亲兄弟”!老孔协助符合条件的残疾兄弟申请低保、申请大病救助,把兄弟们的事情当自己的事情办。谁家有个红白喜事,老孔定会到场,他的“重情”换来兄弟们的“重义”,大家在坚守公益、倾情护河的过程中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有了兄弟们的支持,老孔更加坚定的投入到“护河”行动。他坚持每天巡河,带着残疾兄弟们一起到隽水秀水河沿岸检查,看看河水水质是否有变化、沿岸是否有偷排污水、河面上是否有垃圾漂浮、河堤规定范围内是否有违法建设等等。一旦发现问题,立即拍照记录。老孔随身携带的河长记录本上面,认真地写着每天的河道巡查情况:3月2日上午,河道少许绿藻;3月10日,河道干净,水体正常;3月25日上午,发现水生植物茂盛,及时联系县水政大队……几乎每周都有记录。

巡河结束,孔庆平便安排把巡河发现的问题整理成材料,提交给河长制办公室,河长办将问题交办给相关的职能部门,职能部门按要求在限定时间内将问题处理解决。问题解决后,还要将问题解决前后对比的照片交到河长制办公室,存档归案。

水环境污染,表现在水里,源头其实在岸上。未经处理的养殖尾水直排放,企业的工业废水乱排,必然造成水体污染。老孔在县水利局和环保局的支持下,对排放污水的工厂、企业重点监督,及时上报,不徇私情。孔庆平与他的“兄弟们”除了巡河工作外,还经常往两河上游周边养殖场跑,两河周边的企业跑,河上游的阔田村跑,告诉他们尾水处理的好处。后来老孔干脆“循环演讲”,把国家政策、护河的目的、意义、注意事项等等整理成通俗易懂的《保护母亲河我们在行动》的告全民倡议书,进村入户宣讲。他们的足迹遍布两河四岸周边的企业、农户、社区。他们相互扶持、相互关照,谁家有困难,大家一起帮,谁家有事,大家一起商议,他们用感情和信念串联起了一张坚守公益的网。

在兄弟们的齐心协力下,“小红帽”公益平台先后组织策划并开展了“关爱留守•百名知心妈妈一对一帮扶”“我在孩子身边•知心妈妈大家访”“创建锡山爱卫志愿者示范基地”“美化锡山•公益行”“碧水保卫战•百名小红帽守护母亲河骑行宣传行动”等系列公益活动上百场。

在隽水河、秀水河、百丈潭等地,残疾志愿者头戴小红帽义务服务的身影,已成为一道别致的风景。小红帽公益组织先后得到了县政府、县政协、县委宣传部和县妇联、团县委、县民政局、县水利局充分肯定,时任副县长喻玉平亲自为小红帽代言,县政协原主席黎九龙、县关工委常务主任刘常菊主动担任小红帽公益理事会顾问,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朱凤英、县委组织部副部长杜荷花等领导亲自指导、筹划小红帽协会党支部党建工作,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局长田红强出席100名“小红帽”护河宣传监督员工作启动仪式。

2016年4月,通城首个小红帽“情感驿站”在县特殊教育学校(聋哑学校)授牌启动后,大坪、石南、马港、关刀、四庄等11个乡镇站相继授牌成立,使“全民护河、文明出行”之风吹遍通城大地。2017年3月,县长办公会议讨论通过了《一山二河三街六校十二站》公益服务项目立项,具体包括锡山森林公园、隽水河、秀水河、县城解放东路、秀水大道、民主路及隽水小学、北门小学、实验小学、南门小学、东门小学等6所小学和12个留守关爱情感驿站。

经过近3年的努力,孔庆平和他的“小红帽”公益组织得到了县政府和社会的广泛认可,政府破例为坚守社会公益服务的37名“残疾麻木”志愿者每月发放不少于1500元的岗位生活补贴。县人大副主任戴有才、县水利局局长吴彤、县文明办主任吴辉高考虑到残疾兄弟的身体状况和两河漂流垃圾处理工作量大,再三叮嘱一定要安全打捞,人身安全第一。大家都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他们知道感恩:“如果没有县政府的宽容与接纳,我现在可能窝在家里或偷偷开麻木混日子。”

在孔庆平和37位残疾兄弟的影响下,目前,小红帽公益协会发展会员近1000人,他们中既有企业家、教师,也有公职人员、全职妈妈。有些志愿者参加公益活动后,还发动他们身边的人参与志愿服务。目前,通城小红帽协会成为湘鄂赣毗邻县市最有影响力的公益组织,引起了《湖北日报》《荆楚新闻网》《湖北电视台》《咸宁日报》《香城都市报》等媒体的广泛关注,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好评。

把爱心做成公益,把公益做成事业,孔庆平做到了!从小红帽公益成立至今,孔庆平几平天天有新闻稿件写,有公益活动方案实施,每天四、五个小时的睡眠,让他眼窝深陷,整个人瘦了一圈,妻子心疼又埋怨,儿子既支持又不理解,亲友好心劝他: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别执意犯傻!他说: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是的,他有很多事情要做,他牵挂着37名残疾人、惦记着隽水河的卫生、记挂着通城的山山水水、村村镇镇……可他心里唯独没有他自己,严重的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胃溃疡…..百病缠身,他没时间上医院去看一看,疼痛难忍他顾不上休息,咬着牙坚持再坚持,当他看到隽水河、秀水河日渐清澈的河面时,他觉得一切都值得。

“每条河都要有河长!”习近平总书记的铿锵话语犹在耳边,催人奋进。“我只是做了一名党员该做的!留住温暖、奉献爱心、传递感动,让爱永恒——这是小红帽的精神,也是37位残疾兄弟传递出来的大爱!”

老孔看似随意,却又十分动情地哼起了这首耳熟能详的《亲亲隽水河》:

哎哟喂,依呀依呀咧

弯弯扭扭个隽水河点吧清嘞

哎哟喂,依呀依呀咧

想死个人咯隽水河分外亲啰

草绿天蓝金闪闪的沙滩野菜花儿黄

蝉鸣蛙唱唧喳喳的鸟儿潺潺流水响

摘一片荷叶捧一掬河水喝了个透心凉

赤脚踏上沙滩鸟语花香萦绕心情多舒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