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太阳升起,阳光洒在隽水河上,熠熠生辉。河两岸,红旗招展,机器轰鸣,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滨河公园已出雏形:沿河道路刷黑了,近水步道建成了,两座拦水坝都投入使用了,风雨桥把秀水公园和雁塔广场连成了一体,雁塔旅游集散中心主体工程也竣工了。可是,朋友,你可曾记得,几个月前,这里还是一栋栋待拆的棚户区房屋,像蜘蛛网一样的强弱电线,横七竖八的给排水管网,特别是议论纷纷的嘈杂民声。

红旗飘在隽水河上 ——通城县滨河公园指挥部办公室工作纪实

近几年来,在县委政府的坚强领导下,通城县城市建设得到了较大发展,随着两河四岸、秀水公园、雁塔广场等一批景观工程的建成;康美新城、万雅国际一批重大项目的引进;旭红中路、中心商务城等棚户区拆迁完成;城市面貌焕然一新。但是,柳堤滨河公园的建设,虽然蓝图已经绘就,工作却碰到了困难,进展不理想。为了更好地统筹项目建设,县委书记熊亚平在全县“四大家”联席会议上宣布,他和县长刘明灯亲自抓两个重大民生工程项目建设,他抓柳堤滨河建设项目,刘县长抓五里大道升级改造项目,并向全县人民郑重承诺,公园要年内完成,元旦开园。于是,4月18日柳堤滨河指挥部应任而生,从而演绎出不少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

今年的7月1日清晨,天空格外的晴朗。指挥部办公室主任黎向阳同志把大家召集到一起说:“我们今年要过一个别开生面的建党节,以实际行动向党的生日献礼。现在滨河公园的房屋征迁工作,大家都在观望,我们要有态度,本着‘先公后私、先易后难、先党员干部后一般群众’的原则,从今天开始,三天内要拆除所有公房”。于是,指挥部办公室的同志在党旗前举起右手,重温入党誓言。然后走向现场,督办拆迁工作,开展集中行动。老交通局大楼离公路太近,过往行人车辆络绎不绝,为了确保安全,局长周益斌同志与指挥部成员、交警一道站在路上执勤,炎炎烈日下,一站就是五个多小时,一直到下午一点多,才吃上一口盒饭。三个棚户区公房拆迁工地同时开拆,先后三天时间,拆除公房10675平方米。拆迁首战告捷,在棚改一线,他们以实际行动度过了一生中最难忘的一个七一建党节,向党献上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

不仅在指挥部成员中开展党性锻炼,在整个拆迁对象中,指挥部办公室把所有党员干部在7月17日和7月24日分两次召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学习教育活动。请纪委监察委和县委组织部的领导学党章、明纪律、提要求,统一思想,让学教活动贯穿整个拆迁工作的全过程。

红旗飘在隽水河上 ——通城县滨河公园指挥部办公室工作纪实

旭红路老工商局棚户片区,涉及拆迁房屋面积3万5千平方米,征收户156户,其中公建单位4家,私建152户。市场监管局吴刚毅局长既当牵头人,又当主攻手,自己带头先拆。2018年7月拆除了老工商局办公楼3000多平方米,特别是2019年6月棚改工作进入私房拆迁签订协议阶段后,他选优配强工作专班,研究政策法规,讲究方法策略,实施“六个一”工作机制,即“一个主体责任单位、一名主要领导牵头、一套入户工作班子、一套资料档案完善班子、一套外勤保障班子、一套周一、周五例会制度”。特别是在入户签约中,他总结了一套“宣传要耐心,工作要细心,服务要热心”的“三心”工作法。为找到征收户王正国,他和工作人员一同三天三夜,找了5个地方,行程800多公里,用真心感动了王正国,王正国感慨的说“如果都象吴局长这样替我们着想,心系民苦,我就是一块铁石,也被他溶化了”。

农业农村局李三明局长作为旭红路棚改协作单位负责人,他尽心尽力,合力攻坚.7月26日,他在市局开会后,连夜赶回家,8点半钟召开全局党员干部会议,采取“包做好工作、包签订协议、包搬迁腾退、包资金到户”的作法,全局班子成员和局级干部12人带领全局50名干部实行包保69户拆迁户,他带头包保,不分昼夜,不休双休,加班加点入户做工作签协议,迅速打开了工作局面,硬是在7月30日前完成了所有征收户签约工作。

红旗飘在隽水河上 ——通城县滨河公园指挥部办公室工作纪实

吴楚老人领取拆迁补偿款

在旭红路老工商局片区棚改项目拆迁过程中,年近九十岁的老党员吴楚同志,当得知自己的房屋被纳入征拆范围时,虽有不舍但没有犹豫,带头签订拆迁协议,为项目建设“腾地”,他还积极向邻里宣传政策,劝导签约。吴老说:“我们的房子已经住了几十年,本来已经很破旧了,又不安全,这个房子不说结儿媳妇,就是接待一般的客人,都不太好意思。政府征迁了,又不是为了赚钱,还要投入很多资金,为我们建公园,再说,补偿资金也不低,我们用这笔补偿资金,在附近买安置房宽敞明亮,建成后茶余饭后,到公园走走、唱唱歌、跳跳舞,又热闹又方便,居住环境得到很大的改善,生活质量会有明显提升”。他自己带头搬到女儿家中,在他的感召下,身犯癌症的汪某某签约了,下岗职工黎某某签约了,特困户周某某也签约了,吴楚同志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了一名老共产党的先锋本色。

商务局作为博仁外贸棚户的一个责任单位,拆迁任务繁重,外贸片区有220户,旭红片区13户,本来县里为探索拆迁的办法,招标了武汉龙海拆迁有限公司,负责做拆迁工作,签拆迁协议,并拆除房屋。但是,拆迁公司到这里做工作收效甚微,杜开龙局长一看此路不通,不能当甩手掌柜,当机立断,又上了一套保险,把局里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干部都请了出来做工作。他自己更是率先垂范,挑重担。为了做拆迁户章某某的工作,他亲自到章某家26趟,还把社会上章某的朋友请到他家吃饭,自费2000多元。章某感动了,口头上答应了,但是第二天又提出暂时有经济困难,要借2万元钱用,杜局长知道章某还没有吃定心丸,又和老婆商量:我这户任务重,如不完成,我怎么好向指挥部交代,又怎样好要求我们局里其他人完成任务。妻子犟不过老杜,只好同意借给章某2万元。2万元,对于一个工薪家庭也不是小数目,更何况这个钱会不会竹篮打水一场空还很难说。

红旗飘在隽水河上 ——通城县滨河公园指挥部办公室工作纪实

拆迁户排队等候激活拆迁款账户

在这次拆迁中,隽水镇的旭红、和平、雁塔、银城四个社区都有任务,其中和平和雁塔两个社区任务较重,一个  18 户,一个23户,且大多数是商铺户,两个社区又是两名女书记。一个女同志哪里没有点家务事,可是她们一个多月攻坚阶段,没有回家为家人做过一餐饭,黎瑛的丈夫是市场监管局副局长黄长高,负责专班工作。两人为了拆和平社区办公楼的事还闹得不愉快。工商局作为责任单位黄长高同志督办黎瑛,嫌她拆迁慢了,黎瑛说:“别人不理解情有可原,自己的丈夫不理解,很生气。社区几代人花心血建成的一个家,喊拆就拆,资金只到位一部分,办公场所说搬到法院,也是临时的,又没有一个土地证、房产证,她到社区干部面前很难交代”。于是夫妻俩化矛盾为合力,一户一户做社区代表的工作,思想通了,才顺利拆除。聂琼芳的家离指挥部只有300米,可就这300米,一个月时间她没有回家做过家务、没有回去吃过一餐饭,甚至中午都没回去午休过。有一天晚上,她十二点多才回家,婆婆还生气说:“打牌打到这时候,都不晓得回家了”。却不知道聂书记刚一个人从麦市盘石村往返100余公里,做拆迁户卢某某的工作回来。聂琼芳受到家人的误解,但又想到确实没有照顾好这个家,泪水在眼眶打转。深夜了,没有和婆婆争论,直到第二天才把这一阶段工作如何紧张、拆迁签协议时间就要到期了,任务还没有完成,要加班加点的情况说出来,婆婆也是明事理之人,第二天把煮好的鸡汤送到指挥部慰问儿媳妇。

红旗飘在隽水河上 ——通城县滨河公园指挥部办公室工作纪实

住建局建设项目多,但博仁外贸棚户区他们又是牵头单位,专班实在没人可抽了,怎么办?杜开平局长只好从退休干部中返聘两名老同志到专班来工作。由于一天到晚,都要全心做拆迁户的工作,同志们的嗓子都喊哑了。办公室里买了50板喉片。大家就把喉片当武器用。住建局副局级干部葛黎明同志50多岁了,他分管政策宣传工作,每天不知要向群众解释多少政策,喉片不管用了又在办公室打点滴也不休息。还有瞿林农同志是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的一名副主任,又在大坪来苏驻村扶贫工作点上,今年精准扶贫工作压力非常大,要求特别严,他们单位是滨河公园指挥部成员单位,由于单位人员少,瞿林农同志只好两头跑,两边兼顾。他负责宣传、督办、协调工作,并完成自己的拆迁户签协议任务,由于日夜工作,长期得不到休息,气温又高,压力又大,他病了,也是把点滴拿到办公室里打,办公室徐银辉同志实在看不下去了,在家里帮他熬了三天小米粥。

光阴荏苒,岁月如歌。今年56岁的付和爱同志刚刚从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上改非下来,到滨河公园建设指挥部办公室任副主任。从4月18日柳堤滨河公园建设指挥部正式组建以来,用忠诚和奉献践行着时代使命,用热情和担当诠释着自己的初心。他分管矛盾协调,420户拆迁户,没有一户上访。6月23日,私房拆迁进入签约攻坚期,已经一个月没有回老家的他,突然接到小弟电话:“喂,哥,母亲病危,赶紧回老家看看吧!”他真想立刻回到母亲身边,但手头工作正忙,作为办公室副主任的他,强压下内心的担忧和思念,继续加班工作,他心里想着,等忙完手头工作,一定回去陪母亲唠叨家常。可是第二天他就接到母亲不幸去世的噩耗,这位从公安战线走出来的硬汉,流下了悲伤的泪水,也留下了永远的遗憾!自古忠孝难两全,在苦战41天期间,象付和爱一样没能多陪亲人最后日子的,还有隽水镇原副镇长徐银辉的婆婆过世,农业农村局熊瑞芳父亲过世,都是抹干眼泪,就回到岗位。

夜深了,月光如水,微风轻拂,花草无言,河水有声。人们或许早已进入了梦乡,但隽水河两岸的红旗还在迎风飘扬!

红旗飘在隽水河上 ——通城县滨河公园指挥部办公室工作纪实

柳堤滨河公园项目夜间施工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