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6日下午,在为县委党校留观点采购完生活物资后,李其皓同志回到岳父家,把要去四庄乡庙下村参加防疫工作的事跟妻子说了。

“怎么又是你?你们单位也有好几个年轻人,你又五十多岁了,不能轮换一下吗?”妻子带着关心和怨气劝阻道:“再说这疫情很危险啊!”

“我去有危险,别人去不照样危险。把精准扶贫工作组转化为疫情防控组是县委的要求,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见丈夫语气坚决,妻子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嘱咐他在工作中一定要小心。

李其皓:酸甜苦辣话抗疫

       第二天一早,他就启程,来到村部和村两委干部一起,初步制定好方案后,便和村干部上门为武汉返乡人员量体温,进行排查。

“上门为武汉返乡人员量体温排查,你不怕啊!”有人问他。

说句实话,在庙下村疫情当时还不明朗的情况下,他说自己还真有点担心。

“但是如果我后退,我害怕,其他人会更害怕。”李其皓同志说:“当干部就要带头。”

一家家,一户户直到把全村44户68个武汉返乡人员的体温全部测量完。

李其皓:酸甜苦辣话抗疫

       疫情防控是场人民战争,发动群众提高老百姓的防疫意识至关重要。为此,他和村组干部一起除通过宣传车喊话、送信上门、装贴宣传标语外,为增强宣传效果,他还组织宣传队,拿着小喇叭,徒步挨家挨户宣传,走遍了家家户户,说尽了千言万语,有时一天要走接近3万步,腰酸腿胀不说,最重要的是不被理解。

“爹佬,你出门不戴口罩,不怕死啊!”李其皓半开玩笑的跟在马路上闲逛的盖爹讲。

“你死我都不死。”哪知他毫不客气回敬:“我没有戴口罩的习惯,七十多岁了,死了是顺头路。”

话说轻了不顶用,话说重了老百姓又不理解。哎!劝群众戴个口罩怎么这么难。

新年新岁,尽管他听了很不舒服,但还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继续给盖爹做工作:“这病的传染性很强,要是传染到你家里其他人,就麻烦了。”

听说这个病会传染到家里人,盖爹才肯戴口罩。

李其皓:酸甜苦辣话抗疫

       当走到一葛姓贫困户村民家门前,发现她儿子结婚贴的信教对联非常醒目,要求她把对联撕掉,她觉得儿子刚结婚把喜庆联扯掉不吉利,不肯扯掉。

李其皓同志耐心的开导她:“要是真有上帝存在,能辟邪,家家户户贴一副你这样的对联,也不用我们驻村干部出来跑,国家也不会花这样大的精力!”

见李其皓同志讲得在理,她就自觉和李其皓同志一起把对联撕下来了。

只有把工作做细,才能把疫情堵死。为避免集聚性感染,有天晚上,他和村支书金一甫同志去庙下村十一组做工作,要求村民不要打牌,一王姓村民喝了点酒拦住他说:“你们驻村干部尽是做表面工作,我们村没有感染的病人,哪个要你上午到我家给我女儿量体温。”

哪有说话这样不讲理的人?一问,原来是他想给女儿办低保,因残疾证没办下来,村里去年答应今年给他办,又正好碰上疫情爆发隔住了,老百姓不理解,借机生事。

了解到他家的实际情况后,李其皓表示理解,一面向他作解释,一面答应等疫情过后和金书记一起按照政策给他办理。

为消除疫情传播的外部环境,李其皓经常去督查村里的清洁卫生,当发现一揭姓村民在门前打牌,周围有果皮鸡屎等垃圾时,要他及时清扫。

“你上午说了,下午又说,这鸡要屙屎我捏得住?”揭姓村民嫌李其皓啰嗦。

见他脾气火爆,李其皓同志也没有和他硬来,最后好说歹说,总算把他说服了。

李其皓:酸甜苦辣话抗疫

       “昨天下午贴的‘温馨提示’今天怎么没了?”当从武汉返乡人员华某家经过时,李其皓感到纳闷,只好又给她家贴上。过两天又发现“温馨提示”没了,原来户主觉得贴“该户有武汉返乡人员,请勿互访”这样的提示,带有歧视性,看着不舒服。了解情况后,李其皓同志仔细给他讲了新冠肺炎传染的严重性。

“我再也不扯掉了”户主华某表示。

李其皓:酸甜苦辣话抗疫

       皆云抗疫苦,谁解其中味。谈起防疫工作中的点点滴滴、酸甜苦辣,李其皓同志表示,只要疫情能早日结束,我个人吃点苦、受点委屈也没关系。(中共通城县委党校驻庙下村工作组供稿)

(编辑:习水文    编审:姜岳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