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通城商会执行会长雷宇不惧曲折的爱心路

他只是一位普通的企业老板,一位长期在外的通城游子,但他的浓浓乡情和拳拳爱心让人肃然起敬,特别是为了驰援家乡抗击疫情,他积极对接、奔走呼吁,多方筹集善款,并四处奔波寻找、采购、调配救援防疫物资,辗转多地,饱经坎坷,行程数千里,历时个多月,至2月29日终于将总价值13万余元的爱心防疫物资分批全部发出,即将全部运抵通城。由他经手筹集捐赠到通城的款物共计21.4万元。

他就是宁波通城商会执行会长雷宇。想到这些来之不易的物资将在老家防疫一线发挥应有作用,雷宇欣慰之余,说起这段不寻常的爱心之路,感慨不已。

爱心如潮筹善款

1月24日,正值大年三十,得知家乡新冠肺炎发生的消息后,雷宇立即与县工商联进行沟通,进一步了解通城疫情,并表达了组织商会会员开展捐献的意愿。工商联党组书记将县指挥部关于接受社会捐赠的公告及工商联对各商会发出的倡议书等文件转给雷宇,并特别提示,目前家乡防护物资严重短缺,鼓励捐赠要把购买物资作为首要任务。于是,雷宇马上发起了宁波通城商会和宁波通城老乡募捐活动。在会长聂金光的带领下,最终募捐到善款44400元,其中雷宇个人不仅带头捐款5000元,还另捐物资价值37600元。

“当时觉得这个杯水车薪的数据让自己很是惭愧,但又感到力不从心,于是便萌发了动用朋友圈的念头”雷宇说。

从1月26日起,他接二连三向自己所参加的宁波相关组织的负责人试探着打电话征求意愿。宁波狮子会惠润服务队老队长施志宏和现任队长陈燕,当场二话没说,表示支持狮友家乡,赞成为通城募捐,在发起募捐一天的时间内即筹到善款53500元;浙大企业家宁波(舟山)同学会秘书长王信忠和会长张坚,同样表示要支持同学家乡,在此前同学会有大部分同学通过其他渠道已经捐款给武汉的基础上,通过第二次募捐筹到善款35703.33元;宁波路虎浪里浪俱乐部会长康康,也很爽快的答应要支持车友故乡抗疫,最终筹到善款46000元。其中宁波通城商会及宁波狮子会共计捐款8万余元已直接转账到了县红十字会,其余134000元均为物资实际采购价值。

宁波路虎俱乐部会长康康十分热心,乐于助人,为了采购口罩,全程由他对接生产厂家浙江蓝禾医用用品有限公司,一个月下来,他来往跑了20趟,都以为能拿到货,错过了好几次吃饭时间,为等货还熬了2个晚上,结果都是被当地政府安排的武警提走。2月29日21点,终于等来了2300个N95口罩,康康会长高兴地告知雷宇。雷宇问他吃饭没有,电话那一端传来了他与物流公司交流的通话.....

一波三折送物资

疫情大面积爆发后,全国到处都普遍存在着严重的物资短缺情况,特别是必用的消毒液、医用酒精、测温枪、口罩等等。资金筹集完成后,雷宇便开始四处筹措。这可真的相当不容易啊!仅消毒液这一项就让了折腾了好久。

被列为危险品的消毒液,正常情况下无法大量获取,雷宇通过各种朋友圈、商会、协会等等组织的帮助,终于找到了浙江一家消毒液生产企业,但该厂家的消毒液库存也不足,不能正常的向市场开放,更不能大量为同一家客户开放,经过多次沟通和交流,终于答应可以优先提货。然而,厂家只负责销售散装的消毒液,并不提供分装的小包装桶。

宁波通城商会执行会长雷宇不惧曲折的爱心路

为了安全运输和方便后期使用,雷宇又开始四处寻找大量的包装桶,按照50kg/桶的分装量计算,需要一百多个塑料桶。而此时宁波的几大物资批发市场早已放假关门,街上到处门户紧闭。好不容易争取的大量消毒液,如果不在最短时间内拉走,厂家便会发给其他政府安排需要的地方,雷宇心急如焚。于是,又得借力朋友圈,在多方关系的配合下,终于找到了一家塑料包装企业的部分库存塑料桶。岂料,由于这个厂家没人上班,需要自行上门提货。而此时,雷宇自己公司员工也已放假回家,办公室早就空无一人。于是只好亲率公司副总经理吴建甫一起,开着货车从塑料桶厂家拉着塑料桶风风火火赶到60公里之外的消毒液厂家,由于自己公司货车一车只能装60个桶,这样的话8.5吨消毒液分三车才拉出来,而这个时间段正值物流运输歇业。当时这绝对是个难题,经过多方斡旋,终于联系到了可以运往灾区的运输车。

宁波通城商会执行会长雷宇不惧曲折的爱心路
宁波通城商会执行会长雷宇不惧曲折的爱心路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车是找到了,驾驶员却犯难了,因为去过湖北的人回来都要隔离14天,而且消毒液对金属有一定的腐蚀性,担心金属制货车车厢遭到腐蚀破坏。经过多次苦口婆心的哀求,司机终于同意上车。雷宇和吴建甫俩人便连夜将消毒水装车,这辆货车平装一层一车也只能装106桶,剩下64桶消毒水只能放在自己仓库只能等待下次再发。就这样连夜自己动手装货,将第一批救灾物资发往了灾区,回到家里已经是凌晨3点半。

投身义工争指标

与消毒液一样,酒精同属于危险品,而医用酒精多在家庭和个人身上使用,社会需求量比较大。雷宇两天里跑遍市区将近80多家大药店,得到的答案都很一致:无货。由于没有获取酒精的渠道,几乎打遍了手机里的通讯录,将近100通电话,幸得朋友介绍,终于联系到了给市区各大医院运送医用消毒酒精的供应商。起初对方并不同意提供货物,经再三请求,并答应他们帮忙做两天的志愿者。这两天志愿行动,雷宇每天中午只能吃方便面,为拧开一只只酒精瓶盖,手指都起泡破了,同去的朋友调侃说酒精消毒没事。想想也是,就这样每天工作12小时来来回回的忙碌。两天后,1月28日,终于同意从原本就紧缺的物资中分拨出360瓶医用酒精卖给我。

宁波通城商会执行会长雷宇不惧曲折的爱心路
宁波通城商会执行会长雷宇不惧曲折的爱心路

2月22日,由于湖北疫区物流运输受限,无法正常把上次剩下的64桶消毒水运到通诚,还有这次义工赚来的名额,购买的医用酒精也还一直放在仓库。经过N次多渠道的沟通和协调,终于找到一辆到武汉的货车,答应帮我把货送到通城。还是和上次一样,由于浙江也是疫情重点控制灾区,路上根本没人,员工也没有上班,还是只好和吴建甫一起从仓库一桶一桶地把消毒水和酒精转运到司机指定地点,再又一桶桶地装车。虽然又苦又累,但终于可以启运了,这让雷宇也松了一口气。

焦心等待测温枪

测温枪在疫情期间更为稀缺,一般情况下通过网络和商场等正常渠道都已无法购买到。雷宇托人经过六道手转告求购,联系到的某品牌测温枪供应商,却发现生产厂家产能严重不足,远远不能满足非常时期的需求,并且其销售渠道也有着严格的管控,非授权经销商是无法顺利购买到的。由于市场需求量较大,生产厂家正值休息期间,工人也不能全部到位,其授权经销商根本没有库存,都是一天生产多少工厂就分配多少,而且是分给全国各地经销商销售,导致货物无法足量发出。这个时候,涨价是无可否认的事实,订货的钱已经付过去,货物又发不出来,雷宇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差点报警处理。催问对方,他们一直含糊其词,无法提供准确的发货时间和数量,整个等待的过程充满纠结和矛盾。

2月21日,为了争取时间买到货,雷宇打听到浙江临海有个朋友有渠道,于是一早起床开车到180公里外的地方接头。限速80码的地方太多,由于求货心切,情绪急躁,一路超速也没有感觉。岂知,对方同样套路,要求先付款,至于货什么时候有,没有准确时间。雷宇迅速向县指挥部和县工商联反馈,根据工商联工作人员意见,毅然放弃了这笔交易。

连续好几天,雷宇与供应商沟通,每天的电话都要打好几十通,手机没电了就一边充电一边打,那几天每天都在焦虑中度过。通过软磨硬泡,最终对方以挤牙膏式的陆陆续续到货160支,但也仅仅是订货数量的一半。尤其让人恼火的是工厂回复该型号的传感器买不到了,而雷宇的订货总数超过了300支。最头痛的是这家经销商已经没有资格得到工厂的支配权,原因是他们的订单量在此之前就剩下不多了,因市场价高出我们订货价很多,也不排除该厂家的供应商为了谋利把货卖给出价高的客户了。

别无他法,只能另找渠道。经介绍,有杭州的一家同品牌测温枪供应商可以卖一部分给我们,要求是不同型号,不等数量,价格高于开始买的型号。2月27日,雷宇赶紧开车赶到杭州确定了购买方案,于2月29日所订的测温枪终于全部发出。

见厂家出货太慢,考虑到家乡急需,为了抢购测温枪,保障及时到货,雷宇在先交了4万元订金的基础上,又在另一处交了8万元订金,至今2处的订金都未退完。雷宇说,只要家乡还有需要,他会继续用来进购捐赠;如果不需要了,自己再请求退回,实在退不了,就自己认了也不要紧的。

据雷宇介绍,在这次筹备物资中,东莞咸宁商会总支书记、原东莞通城商会支部书记吴邦文、上海通城商会执行会长胡大明、秘书长胡云霞代表所在各商会,在县工商联的统一协调指挥下,密切交流,通力协作,发挥了重要作用。特别是吴邦文得知我们有测温枪购买渠道,请雷宇想办法帮助东莞咸宁商会购买了100支测温枪,并以该商会的名义发往通城灾区。在县防疫指挥部测温枪一个星期青黄不接货源无法组织到位的关键时刻,所幸有雷宇发来的这批测温枪顶了上来,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测温枪的采购过程中,我亲历并见证了家乡情、隽商情传递,中间故事也值得分享......”雷宇说。

雷宇还满怀深情地讲述了另一个细节:一位2006年在雷宇公司做过会计的退休老人杨晓飞得知他在为家乡募捐,她毫不犹豫给雷宇发来200元微信红包,说是一点小小心意,买几个口罩,当时雷宇犹豫好久,考虑是退回去还是收下。对方看到半天没有收红包,又打电话过来说,实在是能力有限,微不足道,但一定要把她的心意带到灾区去....

经过连续30多天的煎熬和奋战,费尽周折,雷宇可谓心力交瘁,现在终于将筹集到的物资顺利发出,雷宇在无比感奋中,心里也充满感激:“这次捐赠,宁波狮子会、浙大企业家宁波(舟山)同学会、宁波通城商会、路虎(宁波)俱乐部慷慨付出,乐于奉献,社会各界的组织和爱心人士都伸出了援助之手,特别是工商联黄岗书记给予了太多的关切与关心。这份感动无法用华丽的词语描述!”切切寄语充分彰显了他情系桑梓,回报故土的赤子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