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城旅游景点:钟灵毓秀药姑山
(药姑山 李曦 摄)
药姑山又名箬姑山或岳姑山,是幕阜山西北余脉。幕阜山是一条山脉或山系,地处湘鄂赣三省交界处。
箬,在当地人口中是两个指向:竹笋成林时脱下的壳,叫箬壳,加工后可以制作日用器具,如“豆匣”(类似笸箩的盛器)、小撮箕等,这是一。端午节马上到了,江南人包粽子用的叶片叫箬叶。箬叶还可以制作箬笠,就是唐代天才少年张志和说的“青箬笠,绿蓑衣”,现在有些农户家尚有,这是二。
相传唐朝时期,浙江过来姐妹三人在山顶修仙,采药为生,没衣服穿时将“箬壳”编起来遮身(箬叶是不能编了穿戴的,锋利的叶边会割伤皮肤),故称药姑山或箬姑山。
药姑山在湖南曾被称作龙窖山,这是一个奇怪的名字。 “窖”当地人念“告”,这个“窖”我以为是采风记录地名之人的误记。赵宋之时金人南扰,大量中原甚至冀鲁士绅百姓南迁,除了南北生活习俗相融,还有语言的融合,如江西话就是这时形成的。现在的所谓苗族,也被宋人从纷繁的南方族群中单独分离出来。南方族群土人无文字,许多地名被误记。
在《夏人去哪里了》一文中我曾谈到,夏人北迁,作为与夏人同时代的三苗人语言遗存的通城话,在现今的蒙古语中仍能找到不少痕迹。比如赘词,蒙古人称老天爷叫“腾格里”,临湘岳阳一带也称老天爷为“天格哩”。原来的龙源乡的“龙源”,当地人称作“龙格源哩”,这里面的“格”、“哩”都是赘词,仅仅是帮助发音,不表意义。所以,龙窖山其实应该叫做龙山。龙山这种一般源于新石器时代以前的名字,当然远远早于唐以后出现的药姑山。
幕阜山现在没什么名气,但在夏代及以前的中华文明形成时期,却是不可忽视的文明源头之一,三国以前一直被称为天岳山,所谓“五岳之外有天岳”。夏代以前的唐虞时期,中华文明的三大源头之一的三苗古族,就是以幕阜山一带为核心区域活动的。
药姑山还有一个名字:岳姑山。大家翻一翻70年代以前的地图,上面标注的都是这个名字。“箬”、“岳”当地人都念“nio”,至于“药”则读“yo”。方言其实比文字更可靠,所以,药姑山应该是后来人们附会三仙姑采药或者李时珍采药的比较新的名字。联系天岳山的名字,我怀疑岳姑山与之有着现在人们已经不知道了的联系。因为天岳山那边雄浑而药姑山更加秀美?或者因为天岳山主人的姑子住在这边?无法得知。
药姑山近年来开始慢慢出名,因为经学者们考证,药姑山乃是天下瑶族之源,是瑶胞故里。
这个结论并不奇怪。就像炎黄部族以炎帝黄帝为部族长一样,三苗古族的部族长是伏羲和女娲。“伏羲驾崩南郡”,就葬在幕阜山中的平江。深入挖掘,这个地方的古老可能出乎人们的想象。

通城旅游景点:钟灵毓秀药姑山
(瑶族先祖遗留在山中的石祭台 图片来自网络)
夏代历史有比较多的文献记载和考古佐证,但其以前大约一两千年甚至更久的唐虞时代却几乎渺不可寻了。现在的人认为,三苗以下有苗瑶畲三族。三也许只是一个表示多的约数,当时是否只是三个族群,或者三个族群间是否有明显的区分,都是一个谜。三苗生存生活的时代主要在唐虞时期。有关三苗古族历史记载的只鳞片爪,在汉及其以前的文献里偶有寥寥数语。其次就只能在现存的苗瑶畲族流传下来的古歌谣里去芜存真寻找真相。
杨昌国教授在《族群记忆与文化认同》中提到,“田野经验告诉我,几乎有苗族的地方就有瑶族出现,苗族和瑶族就像一对姊妹花,在中华文化的百花园里共同绽放。”这说的是两族生活圈连接。我们看苗瑶畲的流传歌谣记载,可以看到三个族群在有关图腾崇拜、创世、祖源、大洪水等方面的共通之处,如苗族的《苗族古歌》,瑶族的《盘王大歌》和《密洛陀》,畲族的《高皇歌》。至于《过山榜》,估计已经是隋唐以后瑶族的族群记忆了。
对于畲族,因为族群更加弱小,其相关记载与研究也更少。基于其与瑶族较多的共通性,所以有人认为畲族是瑶族的分支。
提三点供大家参考。一,畲即蛇。这不仅仅是畲与蛇发音相同,而是从服饰上我们仍能看出畲族尚蛇的印记。二,畲即山。畲族人也自称“山客”、“山瑶”。湘音中几乎没有后鼻音,从湖南迁广东再散居出去的畲族人,蛇、畲、山发音没什么分别。三、畲即烧。畲族人是一个刀耕火种的族群。

通城旅游景点:钟灵毓秀药姑山
(畲族服饰 图片来自网络)
畲语与苗语的中部方言一致。因为根源于三苗古族,所以,其发音在湘鄂方言中都能找到一些影子。如:下雨=萝墟,跟通城话落水念法一致;茶叶=错也,这跟长沙话相同;自己=几苟,与武汉话类似;电影=盯隐,与孝感话一致。
畲族与瑶族苗族一样没有自己的文字。“畲”作为民族的名称,是经多次论证1956年才由国务院确定下来的,此前以千年计的年代里,其名称因朝代、地域不同而从无一致。
在上古时代,龙蛇总是不分家的,即使现在,蛇也叫做小龙。《黄帝阴符经》说“地发杀机,龙蛇起陆。”《易经》说“龙蛇之蛰,以存身也。”所以《汉书》里谈杨雄时说他“以为君子得时则大行,不得时则龙蛇。”有点孟子说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的意思。畲族人崇尚蛇实际就是崇尚龙,龙变成蛇不过是因族群羸弱,在发展中族群文化记忆偏差。
民族融合是社会发展的趋势,尽管各个民族都刻意要保持其独特性。如,我们在畲族流传的《高皇歌》中看到,仅仅112节的《高皇歌》,其中5节都是用以告诫族中后人,“养女莫要嫁阜佬”(阜佬,指非本族的当地人),但现在的畲族除了近年来发展旅游之需挖掘出的服饰特色,与当地民众已经没有太多特征了。历史发展不是以个人甚至族群意志为转移的,民族的相融合是人类发展的终极脚步。
人类的幼年是饱受苦难的,2-3百万年前开始的第四纪冰期,地球一直处于打摆子状态,忽冷忽热。人类除了“朝避猛虎,夕避长蛇”要跟毒蛇猛兽争地盘,还动不动几千几万年要跟洪水酷热或者严寒作斗争。虽然说第四纪冰期在1-2万年前结束了,但地球的气候并没有完全稳定,所以我们看到人类上古跟现代连接的记忆里,世界各民族都有大洪水的传说,在中国最家喻户晓的就是大禹治水。《尚书》记载,说那时“汤汤洪水方割,荡荡怀山襄陵,浩浩滔天。”水淹大地,水面上都只剩一些个山头了。

通城旅游景点:钟灵毓秀药姑山
(大洪水时的幕阜半岛)
地质学家们的考证,约7400年前的最后一次大洪水时期,海岸线大概高于现在海岸线50米。现在的天津、济南、合肥、南京、上海,包括南昌、武汉,那时都在汪洋海水之下。幕阜山地区是一个突出于水中的半岛。
这个幕阜半岛,就是其之所以形成古老文化的自然地理原因。
大洪水到来,之前那些可供水稻种植的田野淹没了,附近鄂中平原地区和鄂东平原地区的居民都退入幕阜山区,人们只能向山上索取食物,或者捕鱼,或者洪水稍退,人们即进入湖沼地区采集挖掘搜集食物。从这点看,幕阜山地区没有发现旧石器时代的洞穴遗址和新石器时代如石家河这类的文明遗址是考古学家们的悲哀。
我们现在访一访山中老农或猎户,或者那些熟悉掌故的人士,会告诉你一个现象:春夏季,山上会有成群的野猪,秋末,山上的板栗橡实核桃等吃完,这些野猪就消失了。或曰,冬季“江北”(洪湖监利一带)水退了,野猪去了那里找食吃。
野猪在药姑山地区和湖区的这种往来迁徙现象,是成千上万年时间里形成的生活习性。春夏来临,江汉平原湖区水位上涨,野猪只好进山寻找食物。秋冬季,水位下降,野猪进入湖区觅食莲藕菱角莲子贝类。
中国是一个农业国,但作为一个主要为季风性气候的国家,水旱频仍,一直以来靠天吃饭。现在的人们没有什么田地淹没大地枯裂的概念,以为这种旱涝保收状态本来如此。殊不知这是因为上世纪6、70年代里,祖辈父辈们在毛爷爷的号召下,肩挑背驮战天斗地,在中华大地建起6万多座水库、约束了黄河长江海河的结果。
在这种现代的“大禹治水”以前,在幕阜山东北方向的鄂州华容,一直流传着这样的民谣:“芦洲畈,大肚汉。十年九不收,发水就讨饭。百里不见人,锅台宿大雁。”西北方向的天沔一带,也有“三年两不收,一收管三年。”的说法。
理解大洪水还有利于我们澄清一些民族传说的说法。如瑶族歌谣中的“漂洋过海”,畲族歌谣中的“向东渡过大海”。其时的云梦古泽一二十倍于现在说的“八百里洞庭”规模了。向西“漂洋过海”(云梦古泽),“向东渡过大海”(鄱阳湖地区),有什么奇怪呢。而且,三苗人与夏人语言相通,夏人语言中湖泊就叫“海子”,这类地名遗留至今,广泛分布在西藏青海新疆和整个蒙古地区。
通城旅游景点:钟灵毓秀药姑山
(山中石屋 图片来自网络)
舜帝“迁三苗于三危”后,瑶人何时重返药姑山我们已经无法考证。但瑶人为何选择的是幕阜山中的药姑山而不是其他山作为家园?还有,“江南药库”为何是药姑山而不是周边的黄龙山或别的山?
在与通城的植物专家胡仁义君的聊天中,我们获得灵感——
药姑山处在亚热带北纬30度附近,四季分明;药姑山从山下的海拔5、60米到主峰的1260多米,相对海拔较高。这两点,为药姑山植物的多样性提供了充要条件。
但,地质结构特点带来的水资源环境,才是“江南药库”形成的必要条件。周边的黄龙山属于花岗岩地带,山体储水十分困难。黄袍山为石灰岩结构,储水作用也很有限。只有药姑山与众不同,属于页岩结构,降雨时雨水渗透进岩层存储,干旱季节储水会慢慢渗出。所以我们看到,方圆200平方公里的药姑山,山山有水处处是泉,山中溪水一年四季清澈长流,主峰之下百余米的一处泉眼,一丝细流常年咕咕不歇。

通城旅游景点:钟灵毓秀药姑山
(药姑山页岩 胡仁义 摄)
也因此,相对他山,药姑山植被更加丰茂繁多。特别是药材种类几乎无所不有,以至于李时珍赞言,“药姑山上百草全,只缺甘草与黄连。”而且有诸多独特珍贵品种,如赤芝、蕲蛇、太子参、七叶一枝花、黄精、白芨、钩藤等,比如其圆梗钩藤药性远远高于外地钩藤引得日本香港海外药商竞相抢购。
元末明初的动乱,特别是明初政权对瑶民的迫害,最终瑶民们深情的唱着“龙头山上耕种好,老少乐业世无忧。”的歌谣,12兄弟将一只牛角锯为12段,各持其一,离开了世代生活的世外桃源“千家峒”药姑山,他们“满目青山到处游”,往西往南寻找新的家园。这让我想起夏人被商人击败后,唱着“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为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的忧伤的歌离开祖居之地北迁的情形。

通城旅游景点:钟灵毓秀药姑山
(山中人工湖——东冲水库一角)
药姑山钟灵毓秀,水绿山青,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药姑山人。药姑山人生于斯山,长于斯山,深深热爱着斯山。药姑山人即便走遍天下,也能上千年地传承着自己的语言习俗。在贵州、在湘西、在广西,甚至在陕北,无数曾经的药姑山人仍然“孤岛式”讲着通城话。现今的药姑山人不论走多远,仍在思量着叶落归根。
药姑无闲草,通城多能士。而今,新一届通城县委县政府识卓见远,因地利,富民用,实施“绿色崛起、中药振兴”发展战略,在山下打造以药材、药品、药市、药膳、药养“五药”为主、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五药小镇”,药姑山正又焕生机。
甲午清明,余携兄仲君甥曦登药姑山主峰。时志曰:
炎黄三苗地,
混沌傲世成。
群峰奔瓯越,
细流入洞庭。
阴晴分湘鄂,
豫章指东邻。
山花五色着,
野果四时新。
才参秋裔冢,
又拜圣女坟。
回看白云起,
冲然道气生。
呜呼,药姑大山!